懂懂日记:深情

久久爱片-免费成人电影

久久爱片-免费成人电影

久久爱片免费看成人电影观看,免费在线观看成人电影       我爱看片网

懂懂日记:深情

 

圣诞节,JEEP年会,搞了一场穿越,母亲河寻源之旅。

我们这里的母亲河,就是沂河,其实源头不用寻找,就在沂源,从临沂发车,途经沂南、沂水到达沂源。

对于类似的穿越活动我没兴趣,总感觉太幼稚,下个河滩、冲冲小坡就叫越野了?咋不去玩沙?不去玩雪?在沂河里窜来窜去的像啥?过家家?

他们喊我,我不去,我嫌人多,乱腾,另外我现在已经不玩JEEP了,有了卖国贼的倾向,只玩日本车。

前几天,橙子联系我:董哥,圣诞节在家不?

我说,不在。

他说,我看嫂子在找实木方桌,咱家就卖这玩意,想送嫂子个。

我说,她不要吧?

我找媳妇求证,媳妇果然在找桌子,是拿来拍照的,她在家搭了个摄影棚,还买来了榆木门板,搭建了摄影台,不知道是真喜欢摄影还是叶公好龙。

既然媳妇说要,我就让她跟橙子联系。

我撒了谎,肯定要圆回来,第二天我给橙子发了条微信:刚出差回来,圣诞节原本去上海,不去了,来吧,哥请你喝酒、吃鸡。

他问,你不参加年会?

我说,我没报名。

他说,带着嫂子和世博一起去吧,我帮你报名,行不?

我说,车已经卖了。

他说,没事,你开皮卡也行。

我说,皮卡也卖了。

他问,不是刚买了一辆吗?

我说,日本车。

他说,无所谓,去吧。

他帮我报上名了,报名费299元/人,帮我拿了车标、队服,每人还送一箱平安果……

24号,10点半,橙子给我打电话,进城了。

我问,大部队怎么安排的?

他说,到城北下河,教练演示,学员练习,1点吃饭,2点出发,走河道北上。

我说,我给你个坐标,你过来吧。

给带了一张松木桌子,就是我们上学时用的课桌……

我说,就这桌子呀?

他说,嫂子选的。

我说,好吧,这眼光也太奇葩了。

橙子一家三口,我们一家三口,去山上吃鸡,橙子坐我车,我让媳妇和儿子坐橙子媳妇的车,橙子也是个骚男,一辆骚黄色的牧马人。

橙子上车。

我问,有漂亮的吗?

他说,全是老娘们。

我问,小姑娘呢?

他说,基本上都是别人带来的,没机会。

我问,老娘们有好看的吗?

他说,有个,红色的SRT8,你可以关注一下,那娘们自己来的,应该是第一次参加。

我问,我们这边有多少参加的?

他说,七八个。

我问,我认识吗?

他说,还是那几个人。

我说,现在沂河不好玩了,因为河底硬了,没有太大的技术含量了,只要胆子够大就没问题,以前的时候全是淤泥,下点雨我们就去豁车,可刺激了,被村民发现,他们拿石头追我们,原来下面种着藕,后来他们在河堤开荒种花生,也让我们下雨的时候给豁了,搞得乱七八糟,村民来了,我们就跑,他们骑摩托车追,我们就没命地逃窜,想想那时真坏……

他说,现在越野圈子两极分化太严重了,玩的专业的都玩穿越去了,搞沙漠,搞无人区,搞西藏。

我说,在沂河玩也蛮有乐趣的,排压的好方式,但是我已经不合群了,大家都是90后,甚至有人喊我叔叔了,没有太多共同语言,也玩不到一起,我也看不惯他们的作风,开个牧马人就觉得自己屌炸天了,连牌也不挂在县城里窜来窜去,不正干,我没说你。

橙子媳妇跟我媳妇都是家庭主妇,俩人找到知音了,越聊越投机,而且俩人都是外地嫁过来的,可以聊个三天三夜了,她们俩提议,不去参加越野活动了,想在县城玩一天。

我说,太好了。

我们俩上路了,走小道追大部队。

橙子问,能追上不?

我说,没问题,喜欢参加聚会的多是新手,而且以自由客、指南者居多,这些车子在公路上玩玩还行,真下河了就白搭了,光忙着救援了。

他问,是不是老鸟看不上新人?

我说,每个领域都是如此,就如同我们开始玩越野的时候,老鸟也不爱搭理我们,我现在在学打羽毛球,找个高手练练,人家都没耐心,这是人性决定的,不是由素质决定的,人家发了两个球你都接不住,对方也觉得无趣。

追上大部队了,队长在最后收尾。

橙子说,X队就是个SB,可嚣张了。

我说,你知道为什么他能当队长吗?因为他耐骂,娱乐明星为什么应该赚那么多钱?因为他们承受了常人无法承受的侮辱,谁不开心了都可以骂骂他们,仿佛是过街老鼠。

落队的这些,都是娘子军……

上个坡,就哎呀哎呀的,仿佛立刻就要翻车了,为什么冲不上去?该加油门的时候她缩脚了,怕翻车。

翻不了!

不过,我也蛮理解她们的,当年我开皮卡去爬一个40度左右的坡,刚开始爬我就吓得要哭,根本看不到前面的路,只能看到天,心里没底,咋可能敢加油门呢?

这些娘们,应该是类似的感受。

队长带着她们绕河滩走。

越野是个什么玩意?

外人觉得是一群神经病,一旦身在其中,无论男人女人都仿佛有了原始的兽性,征服欲,特刺激,特上瘾。

到鲁山已经5点多了,队长先安排大家入住山下的酒店,然后背包进山,依河扎营,撑起帐篷,燃起篝火,架起烧烤炉,带了10箱沂蒙山,白酒。

喝吧!

坐下后,我环视了一圈,的确有几个不错的妹子,但是都属于90后,我不喜欢年轻妹子,再漂亮也不喜欢,有代沟,更受不了她们的唧唧喳喳,仿佛鲁山都是她们家的……

橙子指了指旁桌一个女的:就是她,咋样?

我说,不错。

橙子说,很冷,不爱说话。

我说,那是因为没遇到让她愿意打开话匣的人。

他说,哥,你上。

我说,那你咋办?

他说,你甭管了。

我认识的车友不多,我也属于不合群类型的,我们本地的车友过来碰了几杯,我都是喝了一点点,象征性的舔了舔,队长过来敬酒我干了,回敬了一个,他干了,2两2的杯子,橙子怕我喝多了,偷偷地帮我倒了一杯矿泉水……

我喝一斤没问题,他想多了,哈哈!

我越看那娘们,越觉得美,40来岁?一袭绿袄,不爱说话,不合群,貌似没有几个朋友,大家怕被拒绝还是咋的?不敢靠近,还是不屑?

我不知哪来的勇气,端酒去了。

我说,姐,喝一杯?

她笑着说,我喝酒一般。

我说,没事,我干了,你随意。

我仰头,干了。(水)

她喝了半口,看表情的确不擅长喝白酒,但是她还是干了,这也是本地的规矩,只要有一方干了,对方不干就是不给面子。

我说,我很喜欢你的车,STR8。

她说,还行吧。

我说,我特喜欢大排量性能SUV,STR8刚引进中国的时候我就关注。

她说,我老公的车,他喜欢。

我问,你经常参加JEEP聚会吗?

她说,第一次。

我说,我也是第一次。

她说,不像。

我说,真的,我是下面县城的。

她问,你平时喜欢玩越野吗?

我问,喜欢的标准是什么?

她说,玩穿越。

我问,沂河穿越算吗?

她说,不算。

我说,我穿越过四大沙漠、大小兴安岭,还穿越过罗布泊、可可西里。

她问,真的吗?

我问,我像撒谎的人吗?

她说,不像,只是没有听说过本地有这么牛的人。

我说,牛人不一定非要把牛B长在脸上,对不?

她敬我一杯,她喝了一半,我干了,她接着把剩余的一半喝了……

我说,这是我最大量,喝了一斤。

她说,我平时不怎么喝酒。

我问,姐夫咋没来?

她说,出差了。

我问,姐夫喜欢玩越野吗?

她说,还行吧。

我问,以前玩过小切吗?

她说,我们家还有两辆。

我问,有六缸的吗?

她说,有。

我说,我最早玩213,后来玩六缸,那车太好了,修起来也简单,现在市面上几乎见不到了……

她说,我们俩就是在罗布泊认识的。

我说,你不是本地人。

她说,泉州的。

我问,为什么嫁过来?

她说,因为爱情。

后来,她讲述了她的爱情,跟童话似的,她跟着越野E族去穿越罗布泊,单车,在冲沙时车子翻了,车里四个人都受伤了,她是小腿骨折,通过卫星电话寻求直升机救援,他们把行李泼上汽油点燃,给直升机导向,但是地形太复杂,无法降落。

她是受伤最严重的一个,其他人基本上就是皮外伤……

直升机下不来,只能派越野车队救援,至少需要6个小时的车程,她等不到了,那时肯定已经挂了,天气又冷。

只能不停地在电台里喊,希望附近有车队能收到信号。

临沂两辆牧马人收到了他们的信号,赶来了。

其中一个,就是她后来的老公,让车上的队员下车,到另外一辆车上去,他单车折返,送她去医院手术。

她说,我躺在后面的座位上,看着前面这个伟岸的男人,他就是上天派来救我的,无论他有没有妻子,我都要嫁给他。

我问,当时真是这么想的吗?还是疼痛产生的幻觉?

她说,不是幻觉,你不理解一个病人等待救助时的心情,突然出现一个人,就是一道曙光,是可以照亮和温暖你内心的。

我说,前些日子,我采访了一个病号,她建议我写写医患关系,是指的病人与医生之间很微妙的信任关系,你选择了一个医生,你就选择了信任他,全身心的,哪怕他想要你,你都毫不犹豫,是一种非常微妙的信任。

她说,就是!

我问,他有妻子吗?

她说,有女朋友,但是最终选择了我,因为在我面前,他可以有着英雄般的形象和待遇,另外,我就是抱着一定嫁他的姿态去的,就是我的,谁也别想抢走。

我问,腿没啥事吧?

她说,没啥事。

我问,家庭幸福吗?

她说,我们离过两次婚了,异地婚姻总是存在很多摩擦,包括生活习惯之类的,每次离婚都是我提出的,但是离了婚我就后悔,我总想起那个漆黑的夜晚,一个男人为了救我在沙漠里驰骋,我之所以嫌弃他了,是因为我把他跟那个形象错位了,以为不是一个人,其实就是一个人,我爱那个形象爱得深沉,一旦离开他,我又想想念他,又回来了,就这么反复了两三次。

我问,是不是英雄落地的缘故?

她问,你相信生死之恋吗?

我说,我相信。

她说,你没经历过,永远不会懂,那是人与人之间最底层的信任,仿佛整个世界就剩了我和他。

我问,你是个老师?

她问,你咋知道的?

我说,直觉。

她说,以前是,现在做点小生意,开了两家机器人体验馆。

我问,乐高?

她说,差不多吧。

我说,超暴利的项目。

她说,还行吧。

我问,你老公做什么?

她说,他原来是做化工的,但是这两年生意不好,所以情绪也不稳定,总是迷茫,我就嫌弃他,他越着急,我越嫌弃,所以我们才吵架。

我问,你是不是很少跟别人说起这些事?

她说,基本不说。

我问,为什么跟我说?

她说,我也不知道,喝了酒的缘故吧。

我问,你是不是看《泰坦尼克号》跟别人的感觉不同?

她问,你怎么知道的?

我说,只有经历过生死之恋的人才会懂,这种恋情只要沾上一次,永远都戒不掉,因为仿佛给了你第二次生命,在你心目中跟父母的位置同等重要。

她说,是!哪怕我跟老公去离婚,签完字,我也会抱着他哭得像个孩子,我离不开他,但是我不知道为什么又去离婚,一次又一次。

我说,我也经历过,有的人一辈子不知道什么是爱情,你信吗?

她说,我太信了,你是跟现在的妻子?

我说,不是,跟妻子的爱情也许会很平淡,甚至就是一种习惯,真正的爱情往往不是与妻子产生的。

我想起了周杰伦的《龙卷风》:爱情来的太快就像龙卷风,离不开暴风圈来不及逃,我不能再想我不能再想……

歌词写的太好了。

我呢,经历过很多段感情,特别是后来小有名气以后,感情迸发的频率越来越高,但是是想占便宜还是真爱情?我不知道,也许是得来的太容易,所以没有太珍惜过什么,仿佛是走马观花,又仿佛是逢场作戏。

身在其中时,的确轰轰烈烈,我老婆偶尔也点评我:他对待每段感情都很用心,只是段数多了点而已。

事后,很快就遗忘了。

偶尔,我翻翻通讯录,看着一个个当初爱得死去活来的女人,如今都已经没了踪迹。

真像龙卷风。

有没有人,让你一辈子都忘不掉的?

有!

我说,我讲个故事,跟你的故事特别像,是真实的,你别觉得是我杜撰的,有些时候故事也会雷同的。

她说,没事,你说,我听。

2009年,当时我还在混越野E族,我开了一辆六缸小切,当时论坛上有个活动,去穿越中国海拔最高的沙漠,这个沙漠特别的偏僻,在格尔木跟昆仑山之间,海拔在3500米左右,不算太高,但是相比腾格里沙漠之类的,已经属于难度系数比较大的了。

组织者叫黑熊,深圳那边的,个头不高,军人出身。

我们每人交2000元的参与费,这个也蛮容易理解,他是靠这个吃饭的,要为我们设计线路,要保证把我们带进来,还要保证把我们带出去,从格尔木进,从可可西里出……

兖州有个胖哥跟着我,当时我是不乐意带他的,太胖了,我怕万一挂在路上,我就没法跟他家人交代了,后来为什么乐意带他呢?因为他帮我交了报名费,我省了2000元,另外他带了一桶汽油,300升的。

当时,我比较穷,对这些小恩小惠是比较在意的。

还有一个小伙子,也要去,这个小伙子也是我的读者,叫兔子,四川人。

这样,我车上三个人:我、胖、兔子。

在格尔木,大家都蛮兴奋的,哪有什么高原反应,能蹦能跳的,晚上我们还喝了点小酒,每人差不多喝了1斤,那里的酒是药酒,味道甜甜的,跟我们这边米酒差不多,但是那都是高度酒,我们喝大了,说明大家蛮投缘的,胖跟我是老朋友,兔子是小兄弟,我们就当小伙计使唤着。

我跟他们说:君子不立危墙之下,咱全程打标,每到一个关键口就下来插红旗,遇到什么困难,咱接着往回返,别盲目,真进入了无人区,咱不能相信任何人,只能相信自己,出不来就真出不来了……

胖说,我绝对听兄弟的。

兔子说,董哥让我上刀山,我就上刀山,就七个字:简单听话照着做。

我们出发了。

我们是中午才出发的,进入沙漠后,问题特别多,这里的沙子特别软,跟腾格里的沙漠不同,传统的经验根本不好使,看着特别硬的沙丘,一冲就陷,一直忙着救援了,特别是有辆奔驰G350,总是太自信,不跟车辙走,在U型沙丘卡住了,水箱出了问题,防冻液也漏了不少。

第一晚,营地扎在了距离沙漠边界80公里的位置。

G350不敢熄火。

兔子身材小,我让兔子睡车上,我和胖子睡帐篷,我们都已经累得要命了,又有点高原反应,一躺就睡着了。

早上,听到帐篷外有争吵的声音。

心想咋了?

出去一看,奔驰G350熄火了。

车主是梅州人,在那里大喊大叫的,问到底是谁半夜给熄了火,为什么熄火?因为柴油机的声音太大,尾气太浓,我们的帐篷是用车子围在中间的……

奔驰G350打不着火了。

黑熊让他做出选择,是弃车还是等待救援?

我说,有个土办法不知道敢不敢试,我们老家那边冬天打不着火了,就用柴火在下面烧。

车主送了我俩字:荒谬!

我心想,荒谬也比弃车强,这么好的车子就扔这里?无人区说弃车就弃车了,别说80公里,就是8公里也拖不出去,只能打好坐标,等出去的时候带人进来修。

车主问黑熊:咱能否回去?我想出去买防冻液。

黑熊说,咱不走回头路。

车主急了,在那里叫骂了很久,声称一定要把凶手找出来,我推测他怀疑是兔子,因为兔子是睡在车上的,我们两车又挨着。

私下里,我问兔子:是你不?

兔子说,哥不相信我吗?

我说,我只是问问,是就是,不是就不是,没事,也许有的人以为他忘记了熄火,帮他省油呢?

兔子说,真不是我,我连车都不会开。

奔驰G350的车主挤到我们车上来了,又是一顿抱怨,有指桑骂槐的感觉……

我说,兄弟,我先说明一下,我们三个人不会干这种事的,我们很理解你,但是你别这样,搞得仿佛是我们害得你弃车一样。

他说,我不是说你们。

黑熊车上有三个妹子,其中一个是他女朋友,另外两个是在磨房论坛上约的,AA,貌似深圳那边搞穿越的就喜欢玩AA,动不动就来个AA,受不了。

只觉得几个妹子挺漂亮,但是没仔细聊,他们四个人都说客家话,咱一句都听不懂,咱也不好意思去搭讪。

黑熊开了一辆F150,那车虽然很猛,但是车长、车重,动不动就陷了,第二天走了100来公里,油消耗了不少,但是足够出去的,因为我们带了双倍的燃料,但是每增加一天,我们的物资就紧张一天,水、食物未必足够。

晚上,我去找黑熊:这条线路你走过吗?

他说,是新线。

我说,你不是说别人走过给你的GPS地图吗?

他说,是。

我说,很明显我们走错了,压根没有任何车痕。

他说,风大。

我说,我建议咱重新找路,咱现在还不如步行快,海拔越来越高,挖沙很消耗体力,另外我建议把物资分一下,如果继续按照大锅饭的状态,用不了几天就弹尽粮绝了。

另外一车,也提议分物资,当初我们AA凑钱,黑熊采购的。

黑熊不同意。

第二天,一大早就发生了冲突,那车要求分物资,黑熊不同意,物资都在黑熊的皮卡上,打起来了。

打起来以后,抢了。

我们三个人一看他们抢了,我们也去抢,不抢就真的会饿死的,奔驰G350在那里抱怨这群人的素质……

我跟G350说:你快去找黑熊要你的那一份,你应该拥有1/4,你要是不要回来,别坐我们车了,我们只抢三个人的。

后来,我一看,我们抢的太过分了,又给分回去了一些。

黑熊的女朋友在那里声讨我们:一群土匪!

黑熊的车子绞盘松了,缺螺丝,找来找去,只有我车上的螺丝合适,保险杠上的,那就拆吧,因为这个事,等于我又支持黑熊了,成了2比1了。

另外一车是贵州人,说的贵州话咱也听不懂,但是大体意思我懂,他们想单飞,问黑熊要回2000元/人,但是他们也不是很敢飞,因为他们没有GPS。

我们也没有GPS,但是我们全程做了路标,另外我手表上有行驶轨迹。

他们犹豫了半天,我和胖又劝了半天,他们同意继续跟团,如果脱团一旦陷了车,只能等死,这也是为什么我把螺丝让给黑熊的缘故,如果不让给他,陷了车没有绞盘拽了。

第二天,特别冷,下雪了。

沙子硬了一些,我们走得快了,黑熊车上有个女生高原反应了,吃午饭的时候已经坐不稳了。

我看那姑娘戴个眼镜,特别斯文,我就想到了我的大学老师。

我跟黑熊说:那女孩病的那么厉害,咱回去吧,我们三个人保证不问你要钱,另外咱还有辆G350扔在那里呢。

黑熊依然强势:不走回头路。

我问,咱出来玩的目的是啥?人要是死了呢?

黑熊说,我保证把你们带出去,绝对不会让你们家人穿着孝服来找我要人,这是我的职责。

我说,你就是个畜生,我们不跟你了。

黑熊说,你们不跟我,只有死路一条。

我说,把那个女生给我,我们带她走。

黑熊说,她没事,休息一下就好了,出了可可西里有营地,那里有军医。

收拾锅碗的时候,那女生晕倒了,又是上氧气,又是……

我跟胖说,咱带着那女生走,抢也抢来,你有没有这么爷们过?

胖说,兄弟,我听你的。

黑熊不同意。

我说,我们往回走,连夜赶路,明早就能到达格尔木,而且海拔是不断下降的,她也许还能活,跟着你继续往上走,她肯定死。

黑熊的女朋友貌似真怕这女孩死自己车上,同意了。

黑熊也同意了。

把女生的行李搬我们车上。

此时,出现了小插曲,兔子说:哥,我想跟着黑熊继续走,我从来没去过可可西里,希望你能理解。

胖子一脚就把兔子踹倒了:王八羔子!

黑熊过来拦,胖子一把把他推倒了,黑熊起来把我推倒了,我没打过架呀,没经验,胖把我拉起来,指着黑熊说:告诉你,这是最后一次,你再动一下试试?

我们掉头,走了,临走,胖子抢了他们一提矿泉水。

出发不久,胖子也高原反应了,可能是刚才体力消耗太大,胖子200多斤,以前是运动员,打篮球的,他又是吐又是干呕,搞得我也想吐了。

我跟胖子说,咱要是按照原来的线路走,肯定会陷车,你还记得有条河流不?咱沿河走,河床稍微硬一点,顺着河一定能出去,咱来的时候线路基本上就是沿河来的,这样确保咱走不错。

他说,兄弟,我听你的。

我说,你坚持给那女孩喂水。

他问,不会真死咱车上吧?

我说,不会。

天黑了,但是不黑,月亮特别特别大,跟磨盘那么大,真的不夸张,我们沿河走,走鹅卵石,保险杠颠掉了,螺丝不是给了黑熊嘛,不要了……

我问胖:如果出不去了,你觉得最对不起的人是谁?

他说,我娘。

我问,不想儿子和闺女?

他说,想,但是他们肯定会有人抚养长大,我娘一手把我拉扯大,从小我就没爸爸。

说着说着,胖子哭了。

我说,我也想娘,也想我爹,不知道他们会哭成什么样。

那姑娘,时醒,时迷糊,但是整体状态不错,呼吸顺畅,我们车上有氧气瓶一直给她输着。

在一个几字型的河床位置,陷车了,车头掉进去了,一个坑。

我的绞盘在前面,没法设锚点了。

我说,胖,你开车,我下去推。

胖说,你这不是放屁嘛,你坐在车上,我推……

河水特别湍急,胖子跳下去,他使劲推,我使劲加油,推一点垫一些石头,慢慢把车子垫出来了,折腾了三四个小时,中途我们真的绝望过,把车上所有东西都卸下来了,减少负重,出来了。

我跟胖说,你说我们俩不是有病吗?出来受这个罪。

胖说,再也不出来了,真的,我想家。

他妈的,又哭,40多岁的男人,哭得跟狼嚎似的,我就瞬间理解了为什么那么多战士在临死的时候喊妈妈,我第一次感觉到死亡是如此的近,世界是如此的寂静,一点动静都没有,甚至我们盼着有鬼出现。

什么都没有。

早上,那女孩醒了,胖子把大体经过描述了一下给她,她貌似懂了,又貌似没懂,接着又睡了。

我跟胖说:你去后面抱着她,你系上安全带,咱不走沙丘下面了,咱直接冲沙丘,这样走的快,不用绕来绕去了,而且在沙丘上陷住了也无妨,一倒就出来了,不至于挖来挖去,太累了……

中午12点左右,看到曙光了,能看到陆地了,而且车辙越来越多了,出来了。

有信号了。

胖给他娘打了个电话:妈,我还活着。

让我把他骂了一顿:你吓唬老人干嘛?

出了沙漠,我也累得虚脱了,胖子中途睡过几次,他比我精神,他负责开车,我到后面去抱着这个女孩。

女孩睡的很香,戴个眼镜,睫毛特别长,真跟睡着的白雪公主似的,如此疲惫竟然如此的美,抱着她,我邪恶地有了反应。

但是,我知道自己是英雄角色。

我问胖:你这么男人过吗?

他说,从来没有。

我说,我也从来没有过。

他说,这命,是咱给她的。

我说,对,关键是你,我自己的话抢不过来。

他问,你是不是喜欢她?

我说,我看她第一眼,就觉得仿佛以前认识,不知道你有过这样的感觉没?

他说,没有过,除了想泡妞的时候!

我说,这种感觉,你不懂。

到了格尔木医院,胖去修车,我带女孩去打针,就是高原反应,打两个屁股针,军医以为那是我女朋友,让我帮着给脱裤子,我也有些不好意思,就帮着把屁股露出了半截,真白,白雪公主的白,当时我用的手机是E72,诺基亚的,能拍照,我偷偷地拍了一张,不是邪恶的行为,就是喜欢,爱怜。

晚上,我们就赶到了西宁,住银龙大酒店,姑娘自己一个房间,我和胖一个房间,相安无事。

胖问,兄弟,怎么安排的?

我说,我想去甘南草原。

胖说,那我就坐飞机回去了,家里有点事要处理,你回山东的时候,我给你接风,反正你回家必须路过我门口。

我问,那4000块钱?

胖说,我搞定,你不用管了,你跟姑娘在这里玩几天吧,你放心,我什么都不知道,家里有什么事你让弟妹给我打电话。

胖走了,就剩我和女生了。

她也不说话,仿佛受了大的惊吓,也不问去哪里,收拾行李就上车了……

从青海进入甘南草原,全是原始的,一望无际,她在副驾驶,我拉了她的手,她接着就捏紧了我,我把车子停下,然后就吻到了一起,天昏地暗。

到此,她还是一句话都没说,也没问。

一望无际的草原,一个人都没有,仿佛世界上只有我们俩存在,我问想吗?

她点了点头。

我们在草原里抱着翻滚奔腾,我从来没想到爱情会是这样,什么表白都没有,什么言语都没有,甚至连我的身份都忘记了,我已婚了,她是否结婚我不知道,反正都不去想,只想不停地拥抱,不停地亲吻。

到了若尔盖,她开口了:为什么救我?

我说,我说从看你第一眼就喜欢上你了,你信吗?

她说,信。

我问,你觉得我们现在是不是已经认识了很多年很多年?

她说,是。

我说,其实你叫什么,我叫什么,都不知道。

她说,不重要。

在若尔盖,我们住在牧民家的帐篷里,整个晚上都抱得紧紧的,一睁眼,天亮了,一看表,7点多了。

我说,真希望黎明不要到来。

她说,我也是。

我说,我以前读书的时候,心理学老师说,爱一个人最直接的表现,就是想疯狂地跟他在一起,占有。

她说,真跟做梦一般。

我问,要不要听听我的故事?

她说,什么都不要说,什么都不要问。

就这样,我们一路亲吻一路拥抱,到了成都,800多公里的路程,我觉得是那么的短暂,哪怕吃饭的间隙,我们也要抱着热吻一番,我忘记了一切。

到了成都,她要走了。

我问,以后是否还联系?

她说,不了,定格在这一刻吧。

我问,会忘记吗?

她说,永远不会。

我问,经过汶川那一段路的时候,如果我们俩掉入了悬崖,你会后悔吗?

她说,不会,我会紧紧地抱着你,幸福地离开这个世界。

我说,我也是。

那一刻,她眼睛里全是泪水,长的太像我的大学老师了,那个戴眼镜的女人,太像了,连哭声都像。

送她进了机场,她又跑回来,从我口袋里掏出我的手机,把她的号码输上了,哭着又返回去了:实在想我了,给我发个信息。

从成都走G5去西安,中途路过广元,那里有很多高架桥,下面是湍流的河水,我把手机掏出来,扔进了河里。

当时的号码是15092121010,扔了以后我再也没去补过这张卡,但是每年我都交费,没停机,只是告诉她:我还在!

所以,每当有人问我是不是对爱情失望时,我总告诉他,我从来没有对爱情失望过,爱来临的时候,你是真愿意为之粉身碎骨。

若是不愿意,那是不够爱。

但是,爱情需要戛然而止,就如同JACK死了,就如同聂小倩要投胎了,那么爱情就会定格,我在想我为什么如此的想念她?就是因为一切都定格了,我坚信如果有一天,我们俩意外重逢了,会不顾一切地拥抱到一起,热吻起来,无论是在什么场合……

记得若尔盖那天早上,特别冷,车窗上都是雾,我在窗户上写了一句:记住,我们曾经抱过,吻过,爱过。

她在另外一侧窗户上写了一句:此刻,我爱你!

好了,剧情切换回鲁山。

白衣姐姐问:这些事,你媳妇知道吗?

我说,不知道,这是我第一次跟人讲。

她问,其他人顺利穿越了吗?

我说,你关注过越野E族的无人区穿越帖吗?后来他们遇到了深圳穿越队伍,队伍合并了,多是业余玩家,不断地陷车,不断地争执,弹尽粮绝,最终一死一伤一植物人,包括六轮卡车在内弃了八辆车,这个帖子曾经引发了无数的口水战,人性在与生死攸关的时候,是黑色的,你可以搜搜这个帖子。

她问,你返回是完全为了救她吗?

我说,我是为了救自己,顺便救胖子,其次是救这个姑娘,当时我已经不信任黑熊了,因为他的表现完全不像一个穿越达人,而且过于强势,只求结果,不问过程。

她问,兔子后来跟你联系过吗?

我说,没有,他在越野E族论坛上写过这个事的经过,写到过我,不过是黑我的,说我抢了人家姑娘之类的,另外把奔驰G350弃车的事也指向了我,认为是我搞的,我没有去解释,没意义,他说我淫乱难道我就淫乱了?说我正经,难道我就正经了?

她说,淫乱的人从来都是很正经的。

我说,你这句话才是智慧的。

她说,我也是经历过一些事才明白这个道理。

我说,如果你老公救了你,离开了你,那么这份感情就真的烙入了心窝窝。

她说,我老公也这么说,但是我跟你遇到的姑娘不同,我忍不住,我一定要嫁给他。

我说,不能在一起,只是因为爱得不够深。

她说,对。

我说,但是够深又如何?爱情会褪色的,除非爱得理性,在高潮的那一瞬间制作成标本,可以回味一辈子。

她问,你想起她,你心是热的吗?

我说,看到草原,我都有反应,你信吗?

她说,信!你太像我老公了。

我问,我是不是不够忠贞?

她说,要看怎么定义忠贞,若是忠贞于自己,不应该委屈自己的爱。若是忠诚于家庭,应该压抑自己的每一份爱。

我说,结婚后,我们的每一次怦然心动都是错误的时间错误的空间遇到了一个正确的人,我们要跟世俗对抗,跟家庭对抗,跟内心对抗,对抗来对抗去,最终是满盘皆输,我们不是不想爱了,是不敢爱了,怕了!

她问,你为什么跟我讲这些?

我问,你为什么跟我讲这些?

她说,我喝多了。

我说,我也喝多了。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ngdongriji.club/10913.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