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懂日记语音版2020-4-13

 

前段时间,无意发现我高升了。

不再是单纯的董副主任了。

管点事了。

可能BOSS觉得懂懂这家伙比较正直,应该不拿不占的,让分管物资分配吧。

类似出纳。

又不是。

只管一些基础的办公系列的,例如签字笔、打印纸、拖把、广告牌……

我整天吊儿郎当的。

我怕大家找我找不到,着急。

我在联系各处时,都是这么讲的:您需要什么,私信我一声,我就给送过去了,不要亲自跑来。

就是我随时可以移动办公。

有人需要两包打印纸,我立刻就派人给送去。

我这算改革派吧?

过去,你去领个东西,不是找不到人,就是遭白眼。

而如今呢?

咱热情服务,甚至主动问询,缺什么不?

真接手后,我才发现这里面有很大的BUG,很多量化都是口头的,总量是口头的,存量是口头的,没人认真做表格,我拿点占点根本没人知道。

那不行,既然是我干,我就要干好,否则不显得我跟他们一样笨吗?

我要求做表格。

接了多少,发了多少。

但是,有个前提,不要确认、不要公布。

例如你问我申请了十包打印纸,我不能让你签个字,一签字就小题大做了,你要我就给送去,但是我会私下做账。

另外一个BUG是什么?

申请全靠自觉。

有的一次申请100包,有的一次申请50包,而咱这边的原则是什么?

只要别太过分,就批。

你一次要1000包,那可能就会很委婉的告诉你,暂时没有这么多,我先拿100包您用着……

但是,我不能去制定这个规则。

倘若我提出,量化考核,你办了多少业务用多少笔多少纸,允许有损耗,但是不能偏差太大。

那我就成了公敌。

一句话:你算个啥?你家的啊?

我给自己制定的规则就是,我既满足大家的需求,又哄大家开心,又不犯错误,我不管别人有没有多拿,我也不眼红,我也不举报,但是,我自己这边非常的廉洁,例如我也管大桶水,管水票,按照常理,我家里用水,我书店用水,都可以包在里面……

小便宜我基本不占!

真管事了,又觉得特别有意思,每个人对我的称呼不同,那些老头老太,这么叫他们会生气的,应该叫大哥大姐,濒临退休那些,他们会称呼我为董师傅,师傅在山东是偏体力劳动的,我也答应,毕竟我在他们眼里只是个服务岗。年轻一点的喊董老师,江湖一点的喊董主任,我都接受。

平时工作,每个人都是客客气气的,你无法轻易判断每个人的内心,每个人都是表演系毕业的,正经是表演的基本功底,你若是遇到了正在上班的我,你也觉得很反差,这还是那个懂懂吗?热情洋溢……

但是,从申请物资这一件小事上,又能照出每个人的性格,对“下人”的态度,在他们眼里,我就是下人,申请的“量”与“频率”,有没有私用,这些我都看在眼里,但是我要装傻,仿佛是个木头,永远都是一句:马上送过去。

靠自觉?

没有人会自觉,欲望都是不断膨胀的。

唯一能约束欲望的,就是可量化的规则。

若是管理不可量化,最终全是道德绑架,在山东,酒场规矩是最多的,你怎么坐,怎么吃,怎么喝,都讲究,但是工作中的规则又是最松的,弹性很大,这也行,那也中,全靠自觉。

自觉,那就有意思了,例如某类证件是收费的,这类证件呢又不是标准证,业务与收费一体化,也不贵,一张30块钱,工作人员到仓库领纸时,你领多少张就需要缴多少钱,确保一一对应,一量化就能发现很多现象,不同的工作人员申请的量不同,有的人业务量也很大,但是用纸量却没有那么大,说明什么?他做手脚了,例如从外地买到了类似的纸,一天换上二三十张,神不知,鬼不觉,不是只有他,是相关岗位都想这么搞,只是其他人太笨,没找到同款纸张罢了,当大家都能找到的时候,这个收费业务也取消了。

所以,现代化管理的前提是,可分割,可量化,可奖可罚,有晋升,有淘汰,让每个人不由自主的动起来。

你知道网络游戏的本质是什么吗?

就是一套逻辑缜密的规则,奖罚分明。

你看看,每个人多有积极性,废寝忘食,动不动一干一个通宵。

个体的觉醒是弱小的。

例如我觉醒了,我想量化,我想低碳排放,甚至我想提出无纸化办公,但是我太弱了,那么这些想法就显得不切实际,最终就成了跳梁小丑,我这个年龄了,不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

有没有热血青年?

有!

刚参加工作的,总觉得自己能改变世界。

看不惯的地方,直接写信举报。

事后还生气,为什么这么多人给我穿小鞋?

因为你脚小!

去年,我旁听了一堂高三动员课,动员家长的,意思是老师与家长联合起来,服务孩子,希望能考出好成绩,班主任在台上讲,你为什么必须考本科?

考不上本科,你就不能考公务员,考上了公务员,你一辈子衣食无忧,亲戚朋友都为你感到荣光。

疫情过后,报考公务员的肯定越来越多,因为感受到了铁饭碗的魅力,咱在水深火热中,而他们呢?旱涝保收,啥都不影响,甚至小酒喝的更频繁了。

前天,门口的菜大姐跟我讲:咱小区一个在XX厂上班的,年后就没发工资,俩孩子上学,菜只买便宜的,我把那些有点蔫的打了打包给了他,放在过去他是不会要的,但是他接下了,走了。你没在底层生活过,你是不知道有多少人生活的多么苦,一不小心就真的吃不上饭了,你说咋办?

我说,我们村有个低保户,破屋漏天的,这几年,年年都有公益组织过去捐米捐面,还给钱,你知道他为什么是低保户吗?他有手有脚,没灾没病,也有儿女,从年轻时就吊儿郎当,他的地都荒了,人家前脚给了钱,他后脚就去小卖部买了酒买了肉,我爹说过一句话,这种人必须穷,否则对不起我们这些如此勤奋的人。

她说,你呀,真是……

她是嫌我没有同情心?

这是什么年代?干点什么都不至于吃不上饭的年代,说别的都是假的,就是太懒,而且身上恶习太多,否则?一个大老爷们还能被菜给憋成这样?

我若是说一句活该,这个大哥若是知道了,能活剥了我的皮,反过来讲,不是活该又是什么呢?你哪怕白天上班晚上干代驾也不至于如此狼狈吧?

我倒觉得,未来公务员会逐步成为弱势群体,甚至会大面积的裁员。

就跟当年裁军一样。

裁军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现代化科技战需要的人越来越少,更多的是科技战,即便需要人,也是高端人才。

同样的道理。

大部分窗口人员都会失业。

因为,科技在取代。

想最简单的一个问题:你多久没去银行了?!

我同学在收费站工作,还是正式身份,原先也喜欢打羽毛球,我经常在球馆里遇到他,现在去搞西瓜大棚去了,再也没打过球,他们是最委屈的一群人,也没少闹腾,最终就这么一个结果,是谁导致了这一切?谁都不是,是时代,是科技。

当时,他们的诉求是希望能把他们安排到别的单位。

极少人,有这个可能。

多数,都另谋职业了。

江苏一些发达的区域,现在已经实现无纸化办公了,业务也可以远程办理,例如我需要签字,过去是我必须本人去的,现在不用了,给我一个二维码,我这边手持身份证拍了照,录了像,点点YES就可以了。

证券开户也是如此。

我倒觉得,现在让孩子考公务员,是进入一个准过剩产业,除非你是世袭,整个亲戚朋友遍布各个部门,现在就一句话,准入门槛是相同的,提拔门槛是不同的,偶尔遇到一些很有能力的人,在一个位置老住了,大家很同情他,背后都会补一句:还不是因为没人嘛!

还有一点。

以后“官”就是个职业。

你看欧洲那些官就知道了,就是普通老百姓,也逛超市,也吃地摊,肯定是越来越接地气,原因是什么?

过去,当官代表着权力,这个权力是无限大的。

有“神”的感觉。

需要我们去崇拜。

如今,权力逐步都被关进笼子里了,那么大家也越来越廉洁,能办的事越来越少,你符合规定,肯定给你办,不符合规定,也没人给你办。

不过,大环境在,山东至少还需要两代人才能觉醒。

一代有一代的迷信。

我小时候,很流行“农转非”,需要花七八千块钱,就是把农村户口转到城里去,从此不再是农村人了,鄙视链又高了一级。

特别是大姑娘,买了“农转非”就可以在城里找对象了。

否则,你一直都是农村丫头!

去年,我接待了一位读者,小时候父母给她买的“农转非”,后来遇到了尴尬的问题,村里要拆迁,她又未婚,按照投靠父母的原则是可以把户口落回去的,可是村里不要……

一切都会变,就如同谁也没想到计划生育会放开,有生之年,我们还会看到一个场景,就是“户籍政策”取消。

现在,除了北京、上海外,户籍基本全面放开了。

包括深圳的。

深圳是一线城市里户籍门槛最低的,哪怕你是个农民工,你想落户,无非就是时间久一点而已。

当户籍与医疗、教育不再挂钩时。

那么户籍就没有太大的存在意义了,投资要朝内投,就是让你整个人发光,而不是朝外投,买个帽子,让自己看起来很高大上,那没有意义,你要区分哪些光是你发的,哪些光是你沾的,例如逢人就跟人讲,我在XX局上班,这就是你沾的光,越是弱小的人越喜欢提集体荣誉,例如我是哪个村的,我是哪个厂的,甚至我是什么国籍……因为除了这些,你没有半点拿的出手的东西。

前些年,100万就可以买个青岛或济南户口,就是全款买套房子就可以,我曾经动过心思,给孩子一个高一点的起点,至少他可以自诩是土生土长的青岛人,这几年,随着我自己的成长,我觉得这些想法好幼稚。

如今,我对这些外在的头衔、身份已经失去了兴趣,弱者才追求这些,现在这些户口基本可以随意落了,哪怕你是小学毕业的也可以,可以以农民工租房的名义落,有这个政策,只是一直没有实施而已,想实施也很简单,里应外合,你提交资料,他负责审核,一个收费2万,工作人员收5千,剩余的是房东、操盘人来分,炒房最热的时候,这都是一条龙产业,谁都可以,别说青岛济南了,现在你没有学历想落个深圳户口都很简单,多少老太太在等着跟你结婚,专业术语叫婚票。

我们这边去青岛买房的很多,其中有个重要的目的,就是落户。

让孩子成为青岛人。

这个,我觉得意义不大。

父母的高度是孩子的起点,这个高度不是户籍本身,而是父母的能力,你若是仔细观察一下,你会发现,全世界的富人过着相似的生活,无论他是在非洲还是在柬埔寨还是在鹤岗还是在上海……

表同事买了套回迁房,用我妹妹名义买的,表同事出钱,我妹持有,我一直都很好奇这个表同事,你上哪弄的钱?也没毕业几年,普通家庭出身,当然比一般家庭要好一些,而你这呢?一出手就是大额,上次被骗了100多万,原本是有提拔机会,结果一查后台,发现她是XX平台涉案人员,所谓的涉案,就是她被骗了,但是这类大额客户有潜在的不安定因素,需要重点关照。

她找了N个人帮她清除这个污点。

没搞定。

也找过我,也没搞定。

因为,没结案,是南京那边发出的,咱这边搞不了。

房子交了8万块钱,封了窗户,装了太阳能,累计花了不到10万块钱,现在能卖14万,她想卖掉,不是不放心我妹妹,而是她需要钱。

需要钱干什么?

遇到了一个牛人,说是能清污点。

每个行业都有骗子,有一类骗子,专门游走于高能量圈,跟人称兄道弟,大路虎,大金表,说自己是做工程的,仿佛很有钱,很有能量,其实就是个骗子,因为演的太像,一般人识破不了,当越来越多人认可他身份时,就形成了群体认证,一切就成真的了,有机会我可以写一个颠覆我三观的例子,我曾经很用心推广的一个身边人,很值得我崇拜的人,给人的感觉是亿万富翁,后来他出事了我去看他,才慢慢明白,一切都是假的,我们一起玩了N年,我都没发现……

暂时不能写!

人带来了,扬州人,做茶壶的。

一见面,感觉还是蛮靠谱的,说话办事都很斯文,他一说我就懂了,他做的是茶壶投资,接触的客户非富即贵。

我好奇的是:你们俩怎么认识的?

大体我听明白了,茶壶的业务主要在山东,他想搞个茶园,就找关系打听哪里有比较好的、成片的茶园,结果就被推荐来了,表同事负责接待的,从而成了朋友。

开了一辆老款的740,若不是二手车,说明是很有实力的,因为车子有些年岁了。

没聊正事,聊了聊疫情。

茶壶认为疫情对他而言,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因为茶壶投资这个行业,只有大放水的时候才有市场,他拿2008年自己亲身经历来举例。

所以,他在布局新一轮。

等待大水漫灌。

我问,房产呢?

他说,房价永远不会跌的,把房子里的钱全兑换出来,馒头怎么不要三千块钱一个?钱根本没处去。

他的观点是,一切可收藏、可升值的产品,都会随着大水而涨价的,如茅台酒、优质地产……

毕竟,人家经历过,懂。

咱没经历过,不能乱讲。

一起吃了个饭,他不怎么吃,怪不得身材那么好,很瘦。

吃过饭,他们俩一起走的。

我看男的上车后,把包放表同事手里了,从这个细节我判断他们认识很久了,未必是什么关系,至少很熟。

表同事找我妹妹去过户的时候,我喊她到我书店单独聊了几句。

我说,我给你讲个故事。

这个故事呢,很简单,我有个师妹,很老实,前些日子相亲遇到了一个男的,这个男的提出要先睡觉,否则不定亲。

她拿捏不准,问我。

我就回了她一句:你是处女,不能这么做。(我故意这么调侃她)

她回了我一句:师兄,我倒盼着自己是,其实不是,我过去其实挺疯的,我之所以扭捏,是我对男人害了怕。

然后她一五一十的讲了自己的一段经历,遇到了一个兵哥哥,现在回头想想应该也是假的,在一起过一次后,这个男的就把她拉黑了,再也没联系上。

第二天,她就出了一身疙瘩,然后去医院吃阻断药,接下来的一个月,瘦了20多斤,检查了N次,最终好在没有中招,但是出了一身水痘,而且心里有了阴影。

我为什么这么吓唬表同事?

因为,我觉得茶壶瘦的不正常,大概率是吸毒人员,牙齿也发黑,你还是要谨慎,男人女人在一起,虽然不一定就有这些事,但是往往会有一方想这个事。

只要想,并且努力,大概率就会得到!

清污点要多少钱?

6万块钱。

我的判断是:谨慎!

实事求是,人不错,看着挺好的,但是这种高难度操作,应该不是一个卖茶壶的就能搞定的,当然可以尝试,对不?

不要觉得吸毒人员离我们很遥远,其实我们每个人身边都有,只是你不知道而已,山东登记在册的吸毒人员就有10万人,没登记的呢?即便是按照10万人来算,平均到我们县城也有2000人,县城不过是方圆3公里,若是投射到地图上,就是密密麻麻。

事后,我在想,表同事还是很有能量的。

未来,要么成大儒,要么成大痞。

有的人,平时高高在上,不可一世,而在她面前呢?发微信发的那么的暧昧、卑微,动不动就匿名送花……

她真正的高明之处在于:不让得到。

高能量的男人,多是集邮模式,内心潜意识是什么?你这一款的我没有体验过,真体验过了,也就觉得不过如此。

表同事问过我一个问题:男人爱上一个女人的最直接表现是什么?

我说,愿意分享胜利果实,说的直接一点,给钱。

她问,若是不愿意给呢?

我说,只是集邮。

但是,女人往往会反着选择,更愿意听花言巧语,而不愿意去要世俗的交换,或是钱或是资源,总觉得那样会玷污神圣的爱情。

你呀,太天真!

坐的越高的人,越不舍得拿钱,因为日常生活中,自己获取邮票的门槛太低了,不主动就那么多送的,一主动也不可能被拒绝,咋可能还需要投资呢?

所以,遇到这种,你要吊着他的胃口。

不让得手。

那么,他时刻给你绿灯。

我最佩服表同事的地方,就是她胆子够大、意识够前卫,有赚钱的意识,而且风控也不错,是个人才,例如回迁房,当时她问我要不要,我也能弄到名额,有转让的,1万元就可以买到,但是没有明确产权的房子我是不会投资的,所以我没进,她进了。

就是一个对金钱欲望很强烈的女人,而且有办法赚到钱。

只是,我到现在也没搞明白,当初那100万她是从哪弄来的?

毕竟不是小数目。

若是男人送的?

那这个男人值得赴汤蹈火。

小护士找我,说小也不小了,跟我差不多大,找我买书,这种要个三本两本的,我都直接给免单了。

聊会吧。

她说,我想咨询个事。

我说,请讲。

她说,我想弄个中层。

我问,你现在是什么?

她说,助理,基本等于什么都没有。

我问,进中层的意义是什么?

她说,评职称有用。

我问,需要多少钱?

她说,我这不是来问你嘛。

我说,我不卖。

她说,我觉得你有路子买到。

我说,我只是听说,弄个护士进去,没有编制,1万。

她说,差不多。

我问,你心理价位?

她说,五六万吧。

我说,你去陪睡,不就省了这个钱吗?

她说,我都是老妈妈了。(老太婆的意思)

我说,你自己觉得是中层,不就是中层了吗?何必非得别人宣布?

她说,那不一样。

我问,你想怎么做?

她说,我表姐有认识的人。

我说,可以先拿1万试试水,这个只是敲门砖,不是交易成本。

她问,是给我表姐还是我跟着一起去?

我说,算了,还不如给我,我给你写个官你当着就是了。

她说,我们同期的,大部分都有个一官半职了,就我。

我说,都怪你裤带太紧。

她说,不是这么回事,还是咱没人。

我问,有没有人跟你提过,就是有可能选你?

她说,我每年都去我们主任家坐坐,她每年都“劝”我,意思是让我积极申请,她帮着弄弄。

我说,这是客套话,不能信。

她说,我从实习就跟着她。

我说,我亲姐要弄点事,都被我训了一顿,咱就当个最普通的不行吗?咋非得往上爬呢?你在阶层工作,把书教好,把孩子带好,把饭做好,就是最好的生活,千万别往上爬,因为你每爬高一点,你的三观就会被毁掉一半,她现在相夫教子非常好,若是让她当上校长,你看看她的生活是什么样子?追她的,她追的,捧她的,黑她的,身心憔悴,不如现在,多好,自由自在,对你,我也是这个建议。

她说,你不上班,你不懂。

我说,我咋不懂?我在单位是临时工,我嫌没官当没意思,我自己给自己封了主任,现在连大BOSS见了我都喊董主任。

她问,你说我怎么弄?

我说,我认为不能急,硬买也买不来,需要一切水到渠成,你业务能力足够好,资格也够老,口碑也不错,轮也轮到你了,要么就是二选一了,那么选你是没有问题的,但是我不建议找你表姐之类的,这种事知道的人越多了越难操作,我建议你换个路子,找那些做医疗器械的,大户,跟医院各个口都熟悉的老油条,他们的职业就是跟各主任玩耍,每周必请客,他们是可以跟他们谈业务的,那么你的事也可以当业务去办,可能用不了三五万,我认为万儿八千就可以。

这是真正的捷径。

她问,你能否帮我牵线?

我说,不能,因为他们都怕我,我藏不住事,哪天我就把他们写出来了,我现在非常相信一句话:心想事成,只要你足够想,一定成。

她说,我努力努力。

我说,钱,每个人都想拿,但是要拿绝对安全的钱,在所有的收入里,工作调整的钱是最安全的,因为没人承认、无需售后,鉴于有风险,那么就会挑人,就是关键时刻你是不是会露獠牙。

她说,我明白你的意思。

我说,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这些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每个人都在痛恨潜规则。

每个人又在遵循潜规则。

………………………………
特别说明:

A、文章非纪实文学,我不一定是我,你不一定是你,切勿对号入座!

B、文章为有偿阅读,单篇1元,包年200元,可日付可年付。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ngdongriji.club/13756.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