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懂日记语音版2020-4-14

 

温馨提示:本文有偿阅读

初老师是我同学的上司。

是我同学把我介绍给她的,她来找我咨询点事。

什么事?

看病!

我之前不是写过陪同事的家属去天津肿瘤医院看病嘛,可能被同学记住了,同学以为我跟那边很熟悉……

初老师啥问题?

体检时,发现咪咪有结点,建议复诊,复诊以后建议穿刺。

吓坏了。

想到了一句,一级有一级的水平,去大城市看看吧,可是又两眼一抹黑,不知道该去哪,我这个同学是服务于她的,就推荐我们认识了。

最奇葩的是什么?

自从医生建议复诊后,她自己才发现,咪咪隐约的疼。

过去没疼过。

她自己来找我的,可能内心深处把我当医生了,先是自己叙述了前因后果,以及分析了自己可能生病的原因,前几年工作压力大,头发都掉了不少,睡眠质量也不高,孩子还做了个小手术,自己算是筋疲力尽。

我一直安慰她:别吓唬自己,你这么年轻,啥事没有。

她说,但愿如此。

我说,即便是真的确诊了,也不要害怕,乳腺癌是最轻的。

她说,我就是疼孩子。

我说,放心吧,没事的。

我再次给她科普了一点,肿瘤也分三六九等,你这种即便确诊了也是最轻的,确诊方式、治疗方案基本没有差别,真正有差别的是有基础病的、多发的,你去了就知道了,没有捷径可走,就是排队,可能住院的时候略有差别,花点钱能弄个床位,不花钱就只能在走廊里……

我表达的意思是。

在这里诊断就行了,你有你的资源,可以申请王牌主任给你诊断,甚至可以给安排个单间病房,而你去了那些地方呢?

人不人,鬼不鬼。

我不是写过一个细节嘛,有人拿10万元,想插队。

对不起,不可以!

你去看一个细节就行了,你看看这些医院职工停车场停的什么车?

豪车?

错了,是超豪车!

有人安排个床位都需要花三五万!

因为在那个时候,钱就是废纸,留着没用,我不知道大家还记得我写的那个病例不?胰腺癌,格外的清醒,突然觉得有些难受,提出让我们去给医生送个红包,让好好给治治,一起身,人就断气了,可能就是肿瘤破了。

瞬间的事。

在那病房区陪护几天,突然听到外面有哭闹声,最初还出去看看,后来见怪不怪了,甚至很长一段时间没人哭还觉得不正常……

我的建议是第一次可以去大城市诊断,后期还是就近治疗。

毕竟是一个长期的、可持续的治疗。

不可能一直来回跑。

不要觉得乳腺癌是什么大病,你去咱这边肿瘤病房看看就知道了,太多了,那些大妈打完针就在走廊里溜达,套个T恤也不戴胸罩了。

医生的经验是没有问题的。

同学的感情是很特殊的,平时从来没找过我帮忙,这个事咱肯定要服务好,而且初老师这个人一看就很务实,气质非常好,又是高材生,各方面都比较顺利,我总觉得长的也很像我姐,就是从小到大都很规矩的类型,大学毕业就参加了工作,然后结婚生子,没有过任何生活花样……

我联系了四家医院,几乎都没有捷径,有的可能从黄牛那里能挂到号,有的从APP上能挂到,现在一线城市已经实行竞价模式了,例如专家号1000元起,前些日子不是还有人喷钟南山挂号费贵嘛,1200元。

我觉得好便宜。

还有人喷张文宏年收入180万。

我在想,张文宏若是年收入只有180万的话,是我们薪酬体系的耻辱!

为什么大医院现在没有捷径?

全社会的资源,都在抢那些号,你想能有捷径吗?

很巧,我有个读者,女的,她父亲是中日医院的,也是搞肿瘤的,意思是若是不嫌弃,可以去那边,她帮着挂号。

初老师最初不大情愿,觉得去一次北京不容易,不去最专业的,而是去了中日,是不是有些?

我的建议是咱直接去中日医院,看看那边怎么说,同时我们在APP上挂号,能挂到我们就去,挂不到我们下次再去,可以不?

算是答应。

我和同学陪她去的。

北京那朋友很热心,提前帮我们挂了号,拿到了检验单,然后直接先排队去做系列体检,抽血、CT之类的,然后带我们去吃饭,吃了饭她怕我们不熟悉流程,让我们等着,她去拿化验单,又带着我们一起去找她父亲。

面诊的时候,我们都在场。

很和蔼的长者,先说了几句安抚的话:无论是什么结果,都不要害怕,乳腺癌就是肿瘤中的感冒,提早诊断、提早治疗,啥事没有,但是要相信科学。

关键是,你这个,不是!

初老师蹦起来了。

真的?真的?

我们先出去了一下下……

手检完了,我们又进来了,老者的建议是暂时不需要做穿刺,预防乳腺癌最重要的是少生气,少熬夜。

又问了一句:你平时有没有做过SPA之类的?

初老师不懂什么意思。

我给翻译了一下,就是按摩、推拿。

她说,有,有,有。

老者问,频繁吗?

她说,还好,每个月都去几次,平时压力大,我都会去美容院按一下。

老者说,RUFANG就跟葡萄一样,结构复杂,不受力,这些年诊断的年轻患者里,有很大比例,甚至七八成是有频繁SPA的。

我插了一句,老公也要少捏。

老者说,男同志更要注意,不要用力的捏、掐,对女性伤害非常大。

看来这玩意只适合轻轻的抚摸,不能用力的揉搓。

给的建议是观察三个月,若是这期间有不适、疼痛、肿块变大,那么再来,若是变轻、变小,也再来,看了看日历,给了一个大体的时间段。

告辞了!

准备好的红包,人家也不要。

北京朋友送我们去坐高铁,我调侃了一句:老爷子真幸福,要见多少咪咪啊?

北京朋友说,今天算是巧了,他不坐诊,他坐诊的时候,一排几十个,站的跟模特似的,挨着捏,就跟捏柿子似的,捏多了,一捏就知道发展到什么程度了,作为医生,已经没有普通人的那些乱七八糟的思绪了。

我问,您为什么不学医?

她说,我父母都是医生,他们觉得医生太苦了,太累了,几乎没有正常人的生活,所以坚决反对我学医。

她是在一家外资企业做HR的。

我以为北京白领收入都很高呢,也不算太高,一个月万元左右,她很享受现在的工作,说过去在基金公司上班,里面规则也多,不快乐,外企人的思维模式比较简单。

我说,听说进基金公司比考公务员还难。

她说,是的,但是,有运作空间,毕竟还是属于“企业”。

我说,我们县第二富豪家的小儿子,就送进了基金公司,当时说花了200多万,后来我盘点了一下这些县城土豪的子女,基本都是同一条轨迹,先是留学,然后回国后父母帮着在一线城市买个不错的工作,要么是银行,要么是电网,要么是基金,要么是航空。

她说,圈内有个说法,陆家嘴那边的基金公司里,随便摸出来一个,哪怕是小职员也可能是出自某地的名门。

我说,若不是亲身接触过,这些咱是不敢相信的。

她说,很正常,运作的前提是必须先进入面试,三选一或五选一了,那么才有运作的价值,若是你学历不行、专业不行,多少钱都白搭,因为基金这个圈子拼的就是软实力,你看看哪个基金经理不是王牌大学王牌专业?

这些,都容易理解。

例如我儿子在美国留学,学的金融专业,喜欢投行,想在上海工作,我能不帮他运作吗?进入这个圈子就可以做到谈笑有鸿儒了,为了孩子的未来,200万算什么?现在县城土豪基本都是“亿”级的了,千万这个量级在乡镇都出不了头。

使我想起了一件往事。

当年,有个老大哥委托我认识一个朋友,我那个朋友是个江湖人士,他晒晒自己的合影,能吓死人,能牛B到什么程度?当时来山东,我和牛哥陪的,他老家是山西的,我们还约了山西商会的朋友一起,喝了酒都很能吹,山西商会的那个朋友说认识自己老家的市长,我这个朋友直接摸出电话就直拨过去了……

把山西商会的朋友佩服的就差磕头了。

这些可以求证牛哥。

我这个老大哥呢,也是个BOSS,想替孩子铺路。

他觉得公务员是高危职业,又是女孩,他想让孩子进国企,但是不想进县级的,想进北京、上海这些地方,而且要进行政岗。

条件也没问题,山大硕士。

国企相对还是有运作空间的,我就撮合他们认识了,他只身一人去拜访的。

回来后,我问谈的怎么样?

他说,要20万。

我说,这么多?

他说,我总觉得这哥们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当时,我理解的是,太贵了。

现在,我理解的是,太贱了。

不符合市场价,从而被理解为骗子了。

那哥们,我内心深处也觉得他是个江湖郎中,但是呢,他又的确很有能量,来我们这里?真跟下凡似的,一群群,鞍前马后。

可能是咱见的太少。

凤凰卫视的小记者跟我讲:这种人?北京一抓一大把!你判断起来很简单,你懂懂算个什么?凭他的社会高度,不可能跟你玩耍。

对,有道理!

继续说初老师的病情……

看来,心理安慰是很重要的。

回来的路上,她就不疼了。

再也没去按摩,也没再穿过太紧身的胸衣,感觉一切越来越好,也没疼过,仿佛也小了,三个月后去复诊,得到了YES的答复。

开心的跟个孩子似的。

初老师又给准备了一次红包,又被退回了,回来后她问我要那个读者的联系方式,说给发点苹果过去,家乡特产。

我知道,肯定不是发苹果。

我在征得同意后,把联系方式给了她,这也挺好的,初老师可以建立一条人脉管道,而且初老师是什么人?最懂的人情世故的,她会维系的很好,等于替我维系的。

这一页,就翻过了。

这个病毕竟比较敏感,我又陪她去的,所以她总觉得我们感情不一般,仿佛我看过她身体,我当时只是把她当成了一个病号。

偶尔,工作中也有交集。

例如她过来办事,单独找我聊几句,一口一个董老师,我都会提醒她,上班的时候不要找我,因为怎么说呢,我在单位是下人,你一个上人如此尊敬一个下人,降低了你的身份。

日常交往中,我对她家庭结构也有了大体的认识,真跟我姐姐差不多,就是一切都是按部就班的,双方都是农村家庭,俩人是大学同学,婆家是东营的,等于老公为了爱情来我们这边参加工作了,俩人学历、条件都可以,前途无量吧。

一个很安静的家庭。

这么形容是比较准确的。

自从虚惊一场后,她变的谨慎了,不喝酒了,不熬夜了,甚至还开始读书了,偶尔也到我们店里坐坐……

疫情防控期间,来过一次。

问我点事。

就是她判断不准一个男人的想法。

等于从上而下的碾压,但是也不是直接的碾压,而是很用心、很用情,甚至是持续几个月的问候,早安、晚安。

她呢,因为畏惧,所以对于一些话,也接。

从而给了男人错误的判断,认为可能有戏,例如男人问:你睡觉是头朝东还是朝南,她回了一句:你猜。

她的出发点就是不得罪。

而他呢?有了误判。

我问,几个人知道?

她说,我跟我老公说了。

我问,老公什么意见?

她说,老公让咨询我老师,就是XX,你应该也认识,我实习就跟着他。

我问,老师什么意见?

她说,老师的建议是不回复,不单独接触。

我说,以后这样的事,不要告诉任何人,包括你老公,虽然你觉得这么做是光明磊落,但是等于在老公内心留下了刀痕,这不是信任问题。

她问,你如何看待这个人?

我说,我觉得好男人,从这些聊天记录来看,他是真的动了心,在他这个位置的人,什么人没见过?他知道自己这么做是有风险的,但是依然这么执着,是他真的爱了,所以你可以拒绝他,但是不能伤害他,你把聊天记录给老师看,给我看,给你老公看,都可能置他于死地。

她说,明白了。

我说,他不是那些集邮爱好者,对外的口碑也特别好,所以你千万别伤害他,这就是你的一个爱慕者。

她说,我明白了。

我说,拿捏好度。

这就是我说我姐,你当个基层工作者,啥事没有,真的高飞了,什么事都发生在你身上,你驾驭不了就容易走歪,别看初老师工作上雷厉风行,也见过世面,但是这些事,她还是经历的太少。

买我牧马人的那个妹子,在大平台工作,长的很好,气质型选手,追求者无数,老的少的,都喜欢她,关键是她是不婚族,也没有男朋友,所以都觉得是最安全的,她也遇到了一个类似的问题,问过我。

我给的建议就是:区分他是集邮还是真爱,若是集邮,离的远一点,若是真爱,也要注意安全,防止被人家老婆暴揍,我给她的建议就是:爱你想爱,睡你想睡,而不是轻易被爱被睡。

两个人,两个风格。

牧马人遇到的这个,完全就是集邮,只是位置太高了,她也拿捏不准,就是要不要接受,想接受,又怕是一次性的关系。

基本,就是一次性的。

就是你这一款,我没尝过……

有人的地方,就有这些,只是这些就跟无线电波似的,看不见,摸不着,又有谁没被BOSS试探过?

除非,太丑,太邋遢。

师妹,大四,音乐学院的,还没毕业就在县城里刮了一阵血雨腥风,要个头有个头,要身材有身材,根本不像县城人。

跟我还不错吧,毕竟我是这个圈的头。

偶尔会来我们这里玩耍。

我对她没想法,因为我不喜欢太年轻的,她比我侄女都还小,97年的,我把她当孩子看待,还有就是她对我很尊重,一口一个董老师。

我问过她一个细节,就是父母是做什么的?

就是普通上班的。

那么,对应的消费就完全不匹配,说明,她已经开始游走于男人之间了,并且这种是真正的收割机,能收来钱的。

一般女人?

男人不会给钱的。

只有这种极品,才行!

刚实习的时候,还问过我一个问题:董老师,您觉得我要不要再进一步?

我说,我建议,要。

这个进一步,要么是去国外留学,要么是去北京、上海读研。

毕竟你太年轻了,20来岁,无限可能,何必蹲在这个破县城?你是有未来的,你不同于我,我是因为创作才在这里的,我不是写过我那个师姐嘛,大四的时候已经当辅导员了,老家沂南的,去年我见她的时候,就是个老娘们了,普通的不能再普通了,当年她是全校的女神。

昨天来找我。

我在店里。

闲聊了一番。

突然问了我一句:董老师,若是我要结婚,你的建议是什么?

我说,两点:

第一、不要太早结婚,毕竟你是上升期。

第二、要找同龄人。

她问,若是同龄人看不上,只欣赏大叔呢?

我说,那是因为你没遇到优秀的同龄人,不能选大叔,跨年龄是很难沟通的。

她问,还有什么注意的?

我说,一定要得到父母的祝福,没有得到父母祝福的婚姻注定是悲剧,因为这个世界上最懂你的人就是父母,他们为什么极力的反对?不是你看对了,而是他们看对了。

她问,怎么判断一个男人爱不爱自己?

我说,舍不舍得给你钱。

她问,领证重要吗?

我说,不重要,但是若是要生娃,必须。

这次,开了一辆甲壳虫。

我问,车新买的?

她说,是的。

我问,男朋友给买的?

她说,是的。

我问,交往多久了?

她说,五个月。

我问,在你身上花了多少钱?

她说,七八十万吧。

我说,那是真爱。

过去,师妹给我的感觉,有点类似牧马人,就是很懂男人,能收割男人,关键是还能保持自己清爽,但是牧马人毕竟年龄大,跟我差不多,经历的多,自然懂人性,拿捏的很好。

我觉得师妹是天赋型选手。

提前十五年懂了。

她问,你觉得,男人找个小姑娘是什么心理?

我说,玩玩呀!

她问,会不会有真爱?

我说,我不了解别人,若是我,我肯定选个有共鸣的,有阅历的。

她问,假如你离异了,你会选我这个年龄的吗?

我说,不会。

她说,我怀孕了。

我说,恭喜。

她说,三个月了。

我问,有什么纠结的点吗?

她说,他不能跟我领证。

我问,他比我大几岁?

她问,你是哪一年的?

我说,83年的。

她说,他79年的。

我问,为什么不能领证?

她说,他说事业处于上升期,不想被人议论。

我问,他想要这个孩子吗?

她说,想要。

我问,是不是钱、车,都是怀孕给你的?

她说,是的。

我说,这些事,你应该跟父母谈谈,最爱你的人。

她说,他们肯定反对。

我问,为什么反对?

她说,反正我觉得肯定反对。

我说,那就抱着孩子去说。

她说,我从来没纠结过,是昨天他说了一句,有些对不起这个孩子。

我问,对不起是从何而来?

她说,可能是不能明着承认吧。

我问,你爱他吗?

她说,还好,很有思想的一个人,跟很多大人物都合过影。

我问,去过他家吗?

她说,没有。

我说,我从过来人的身份给你分析分析,我周围能数出十个以上在外面生孩子的,就是找个小姑娘给生孩子,买套房子、买个车子就搞定了,是不是跟你的这个很相似?

她说,是的。

我说,你可能回来时间短,县城里有四大名媛,基本都是这个状态,年轻的时候非常漂亮,早早的给人生了孩子,到了快四十岁了,依然靠游走于男人之间抠点钱花,被骂破鞋都是轻的,这样的女人社会上太多了,几乎没有一个能过上正常日子的。

她问,我该怎么办?

我说,跟父母沟通,多分析。

她问,若是能跟我领证呢?

我说,那也要迎娶你。

她问,我若是你亲妹妹呢?

我说,我会帮你把钱还给对方,你现在是不是觉得被捆住了?内疚?

她说,没有,我觉得他欠我的。

我说,他不止你一个。

她说,这倒没发现。

我说,能找你就能找别人,多简单的道理,但是我说句难听的话,你走到今天,我一点都不意外,甚至觉得是必然,你总觉得自己够聪明,女人再聪明也是男人的玩具,你是沉湎于物质假象了。

她说,真不是。

我说,我劝你是没用的,现在谁劝你都没用,当年我在青岛认识了俩姐妹,双胞胎,都是干洗脚的,妹妹要跟客人去北京,姐姐问我,我的建议是不能去,客人是要拉她去北京跑保险,姐姐私下里默许,我就问了她一句,你是不是在内心觉得妹妹去了北京以后就是北京人了,过上好日子了,不用回来了?她点点头。

也就是说,人是很容易被困于自己的阶层认知的。

你压根不知道对方是谁。

什么身份。

做正经生意的人,没有这么花钱的,在我看来,晒合影的,百分百都是骗子,越没钱的人越敢赌,在朋友身上投资,在女人身上投资,他为什么敢在确认你怀孕后这么大的投入?因为知道一切还是他的。

这些,你自己斟酌。

我们去做扶贫时,不是有个村很多都是买的媳妇嘛,其中有个媳妇长的很好,她原先就是个头,从她手里贩了不少,结果有一天,她被上一级给卖了。

把自己给贩了。

这些媳妇怎么拴?

最初是需要关着。

生了两个孩子后,打也打不跑了。

跟你是一回事。

你觉得自己够聪明,能把男人哄的团团转,说句刺激你的话,我为什么没对你动过念头?因为我从内心深处就知道你不是过日子的人,松你裤带是需要付出代价的,而且你这种人会让我冬天不太冷,所以我直接不会碰,我代表了什么人?

一群更智慧的男人。

她说,我知道了,原来你们男人是这么想的。

我说,过正常人的日子,我在茶馆认识了不少小三,都是大人物的职业小三,有的生孩子了,有的没生,有的是地上的,有的是地下的,一个个开豪车住豪宅,其实全是悲剧,我劝了你这次,你下次还是会这么做,这是你的轨迹,你爱上了不属于你阶层的东西,那么必然会被那个阶层收割,刚毕业你能接受男人骑电瓶车驮你上班吗?

一切都是必然的。

跟父母谈谈会有什么结果?

若是父母层次足够高。

流产了,回归了。

若是父母就是普通工薪阶层?

会反过来被收割的。

就一句话:孩子都有了,咱不能祸害了,我会好好对待他们娘俩的。

生米都已经做成锅巴了。

还能说啥?

那,那,那,你要好好对她!

哥,嫂。

不对,不对,爸,妈,你们放心吧,我就拿着当自己的亲闺女!

………………………………
特别说明:

A、文章非纪实文学,我不一定是我,你不一定是你,切勿对号入座!

B、文章为有偿阅读,单篇1元,包年200元,可日付可年付。
………………………………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ngdongriji.club/13758.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