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懂日记语音版2020-4-15

 

温馨提示:本文有偿阅读

骑友聚餐。

儿子怕我喝酒,非要跟着,监督。

允许。

聚餐地在乡下。

途中,儿子要喝饮料,我答应他一会遇到超市给买。

临出城,有个超市。

超市不大,就一间屋,老板不在,原来隔壁店也是他们家的,隔壁店是一家粮油店,看来生意很好,面摆放了有数百袋,山高。

我在超市门口喊:有人在吗?

老板在粮油店那边急忙回应:这边,这边!

老板一身白面,掩盖不住他的帅气,很精神的男人,平头,身体也很结实,很面熟,像我们高中时的大哥大,邻班的,上学时腰里别着随身听,桌洞里全是磁带,因为跟别人抢女生还动过刀子,上学时打扮的很洋气,是我们那一级的四大公子哥之一。

那时,不仅仅渣女喜欢他,学霸女也喜欢他。

有点谁的味道呢?

陈冠希!

那种痞痞的感觉。

上学时,我认识他,他不认识我,而且见了他也要躲着走,农村孩子见了城里孩子,自然低人一等,这么说吧,俩人打架,农村孩子只能挨打,不能还手。

所以,不可能有交集。

陈冠希过来帮我拿饮料,我们闲聊了几句。

我问,你高中是不是二中读的?

他说,是。

我问,99级的?

他说,是。

我问,你是不是姓宋?

他说,是。

我说,高中时咱邻班,我跟XX一个班。

他问,你现在在哪上班?

我说,我自己开了个书店,在XX路上,有空过去玩。

饮料说什么也不要钱了。

怎么描述呢,就是陈冠希成了一个小商贩,过去高高在上、痞痞的叛逆的,如今被生活打磨的很圆滑很江湖了,热情洋溢、满嘴套话,仿佛我们自高中就是铁哥们,一口一个亲同学。

我坚持给扫了码。

聊了一些有交集的同学,例如我们班那四个城里的同学,他们有交集,偶尔也联系。

站着说了一会话,有大姐来买面,他过去帮着搬上。

我问,每个都需要给搬上吗?

他说,差不多。

我说,省了健身了。

他说,健什么身,整天累的腰酸背疼的。

我说,最近都在囤粮食,你这生意不错吧?

他说,略好一点吧。

我问,面涨价了?

他说,一袋涨了6块钱。

我问,房租贵吗?

他说,咱自己家的房子。

我说,大地主。

他说,哪有,哪有。

这一片商铺面积不小,后面还有个大院,能值个三四百万,这不是新建房,属于老房系列,应该是遗传下来的……

我问,老爷子退休了?

他说,都退了。

我说,现在退休金都不低。

他说,俩人差不多能发到1万2,不舍得花,现在还在家自己蒸馒头吃。

握了握手。

告辞了。

虽然觉得略反差,但是他给人的感觉还是比较踏实了,感觉落地了,至少比我读初中时的那些老大强,那些老大基本都坐牢去了。

他是学习太差,高中应该也没读完。

理论上,高中他也考不上,我们那年是最奇葩的一年,允许花钱买,你考不上不要紧,可以花8000块钱,更奇葩的事在后面,就是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钱全部退回来了。

这些笨蛋们幸运吧?

若是他能凑合着读完,考个八流大专,今天也有编制了。

城里孩子两个极端。

要么,学习特别好,TOP100的,可能多数是城里孩子。

要么,学习特别差,吊儿郎当,不是泡妞就是玩游戏。

现在回头分析一下。

他们今天的整体发展,依然是高于农村孩子的,那些学习很差的,复读N年的,最终也有了正式编制,父母在那等着他,只要你能混个文凭就行。

饭店在乡下,但是从院子里停的车来看,还是蛮受追捧的。

不乏豪车。

我一般说几点到,肯定提前到,从不迟到。

我到时,只有大老张先到了。

他做东,自然要提前来招呼,拿酒、点菜之类的,看来跟老板很熟悉,坐在老板的茶桌上泡茶。

招呼我坐。

我一坐,大老张就跟我讲:当初装修的时候,我说找人看看,你看这搞成了什么?

我问,有什么问题吗?

他说,你看,我后面有字不?

我问,这东西有什么讲究?

他说,这是背字,大忌,无论办公桌还是茶桌后面都不能挂字,挂也要挂山,有靠山。

我说,这个我还真没听说过。

他说,这东西不能乱挂。

大老张貌似懂这些,在我的印象里,他就是个大老粗……

我问,这字是谁写的?

他说,XX,退休了,之前在XX局干过。

我说,写的还不错。

他说,叫字就是了。(不屑一顾的意思)

我问,咱县里现在谁写字最好?

他说,那应该是XXX。

我说,前几天,我老婆的朋友找我,问我认识写字好的书法家不?帮她店写个牌匾。

他说,你给写个就是了。

我说,我会写个P。

他说, 这几年,用这个当牌匾的少了。

我问,XXX写个牌匾要多少钱?

他说,这东西没价,三千五千,万儿八千,都有可能。

我说,那不如找中介,临沂这些书法家,全市的,大的也好,小的也罢,我去写牌匾,不会超过1500块钱,若是自己登门求字,怎么不要万元起?

他问,真的?

我说,是的,我前几年写过一遍,我觉得没有满意的,不是说写的不好,而是不符合我的风格,我喜欢那种拙拙的字体,后来我去找的贾平凹老师,现在用的美院院长的,大画家、博导,多少钱?5千元,他不要,还是我主动给的,而且写一遍不满意,写了七遍,他让我自己挑一幅,我都带回来了,我是做签名书做出经验来了,只要心诚不会被任何人拒绝的。

他问,之前认识不?

我说,不认识,我认识他学生,学生带我去的。

书法啊、国画啊,我都没有太大的兴趣,之所以还用这些当牌匾,是我觉得想借助他们的能量场,让我自己也变的有能量,相比之下,我更喜欢现代艺术,油画、水彩、雕塑。

国画不行了吗?

越来越不行了,年轻人欣赏不了。

抖音上那么多豪宅,你见谁挂幅国画了?

大老张起身带我看看大厅里挂的这些画,其中有个类似八仙过海的,一看就是复制画,应该是淘宝买的。

大老张问我:这是八仙过海吗?

我说,不是,这不是写着嘛,纵浮槎来,浮槎去,不相逢。浮槎就是小船的意思,不是普通的小船,而是宇宙飞船,古人认为海与天河是相连的,那怎么可以从海到天河呢?需要坐着浮槎,浮槎最早的故事是与牛郎织女联系在一起的,这几个老头是渔民,载着满满的食物出海,他们飘在海上十几个月,到了一个地方,那里有一个女子在织布,一个男人牵着牛喝水,那里就是天河。

大老张说,草,你什么都知道。

我说,上面写着好吧?!

泡茶间,大老张接了个电话,嗷嗷的一顿,具体我没听清,电闸还是锁门,反正是一些生活琐事。

挂了电话。

我问,谁的电话?

他说,老头的。

我说,还是要温柔一些。

他说,温柔了不听。

我说,我跟父母关系很好,就跟日本人似的,见了面甚至都要说您好您好,没吵过架,偶尔喊他们来我们家吃顿饭,他们都要刻意打扮打扮,我发现很多人在跟父母沟通时,强硬、粗鲁,我就时刻提醒自己,从自己做起,咱不做这样的人。

他说,你家老头老太性格好,老头不喝酒吧?

我说,不喝酒,不抽烟。

他说,我们家这个,一天三顿,没有清醒的时候,也就是自己的爹,要是别人,我早一脚踢大远远……

大老张是做基建行业的。

我说,大放水对你们是利好。

他说,活好干,钱难要,上面呢?全赊着,下面呢?现在不结现钱没人干,需要大量的垫资,但是这个环境下,谁敢垫?

我问,房价你看涨还是看跌?

他说,短期看涨,长期看跌,咱这边不同于南方,南方是有足够的税收的,咱这边没有,特别是经济形势一不好,更完了,只能继续卖地,想把地卖出好价钱必须先把房产市场盘活。

我说,去年我在南方转了一圈,我觉得整个广东省的房产泡沫很小,反倒山东是高泡沫。

他说,是的,咱县城的房价基本可以对标广东二线城市的,例如佛山、惠州,他们为什么不推高房价?因为他们有足够的税收,没必要在地钱上做文章,这也是为什么我说短期内会继续涨,长期一定跌,下面城市之所以房价稳中有涨,主要原因就是一二线限购,等于大家买不了美股只能玩A股,一个城市独立炒一支股票,跟其他城市没有太大的关联性。

我问,老城有潜力还是新城有潜力?

他说,中国所有的城市都是新老交替,老破旧很难迎来春天,这与开发成本有关,越是老城地价越贵、拆迁成本越高,那远不如去建新城,中国的小区10年就落伍了,管理也跟不上了,所以搬家要跟着大战略走,不断的去新区。

我说,我济南一个大哥,专门做房产投资的,他前几年去千佛山脚下买了一套老房子,自己住的,觉得出门可以爬爬山,旁边还有外国语,千佛山脚下没有大小区,全是鸡窝小区,当年房产开发不正规,全是条子小区,批个条子就一个小区,所以乱七八糟的,在那边住了两年,现在搬到华山那边去了,新社区。

他说,一定是这样的,居住环境的根本是物业,物业一定是一代更比一代强,选最前卫的物业就对了,首先人车分流这就是大部分小区都做不到的。

我说,人车不分流的小区,我是坚决不买。

他说,山东经济进入恶性循环了,有个根本性的问题,就是全民皆官,你考不上公务员,你什么都不是。

我说,我高中同学,考出去的,除了我,貌似全部都是公职人员。

他说,他们也瞧不上你。

我说,未必瞧不上,只能说不认可。

他说,我不建议在山东购入太多的房产,基本就是下一个东北。

我说,这几天,我老婆在办信用卡,天天听课的结果,有个做炒房的女的,一次直播数千人在听,讲怎么负债,说要大放水了,钱不是钱了,你购置了房产就是赚了。

他说,那天我发给你的图还记得不?一个人问欧神,夫妻俩年薪40万,已经满负载购置了1000平的地产,月供7万,又听了欧神的去深圳吃入了一套,压力更大了,目前还能办出80万的信用卡额度,问要不要减负?欧神的建议是继续持有,理由是80万的信用卡还能支撑一年。

我说,我看了,还转发到我的群上了,若夫妻俩因为疫情导致收入有变动,基本就是另外一个结果了,要么紧急割肉,要么去坐牢了,当年去抄底深圳的,多少人进去了。

他说,水放的越大,经济越完蛋,放水只是让你活下来,但是最根本的问题没有解决,就是你怎么赚到钱?

我说,这些炒房的人,基本都是走钢丝模式,就是杠杆最大化,有多大就加多大,完全是提着脑袋在赌。

他说,你顺着弟妹的意思,但是你别签字,她自己搞不了。

我说,我就是这个意思。

为什么这个模式过去从来没人质疑过?甚至被奉为经典?

因为,一直都是涨的。

疫情其实导致一切都变了,应该思考的是另外四个字了:见路不走。

而不是依然高歌猛进。

觉得利息低了,此时不进,等待何时?!

他说,你看本地就行了,前些年大放水,企业贷款简单,工厂值1000万能贷出3000万,你现在回头分析一下,这些企业怎么死的?都是这么死的,而那些脚踏实地的呢?人家依然活的好好的。

我说,我之前写过一个人,温州商会的,他跟我们这些年轻人谈生意经,他是做鞋出身的,他说30年前,大家都在做假牛皮鞋的时候,他坚持做真鞋,大家一天可以赚3千,他只能赚3百,可是30年过去了,回头一看?那些人还在做这些投机取巧的事,而他已经进入行业第一梯队了。

他说,就是,就是。

我说,后续,还有!后来呢,他们一群人搞了个温州银行,算是山寨版的,就是帮企业过桥之类的,玩资本游戏了,一度玩的非常大,几年,再打听一下他们几个人的消息呢?坐牢的坐牢,跑路的跑路,即便有的没跑路,也是生活的很潦倒。

你想捷径,捷径就教训你!

人到齐了,饭局开始,有骑友在读EMBA,说前几天一群同学在济南聚会,说起经济形势不好了,一群人举杯一分钟,都沉默了。

仿佛在默哀什么。

大部分骑友都不喝酒,有喜欢喝的,他们单独进行,这点非常好。

EMBA提到了一个信息,说他济宁有个同学在日照海边有套房子,70平,急用钱要卖,装修了,一个夏天能赚2万元,多少钱买的多少钱卖,不到50万,同学优先,EMBA有兴趣,理由是夏天可以带着一家人去海边度假,平时就交给那些做公寓出租的经营……

要不去看看?

就跟一群疯子似的,说去就去。

我、大老张、EMBA、我娃,我们一行四人去,我没喝酒,而且日照那边我又熟悉,这个小区我也熟,从日照北高速口下,顶到头就是,就在海边。

EMBA是做医疗器械的。

去读EMBA的目的也是为了赚钱,他们玩的就是人脉游戏。

我问EMBA,今年如何?

他说,虽然都说经济形势不好吧,但是我这个领域还可以,比往年要好一些。

我说,不是说很多外企要搬离中国吗?

他说,不会的,外企在中国分两类,一类是生产成本低,一类是面向中国市场,例如过去NIKE在咱青岛那边设了不少工厂,现在普遍去越南、柬埔寨了。而一汽大众、广州本田这些呢?都是看中了中国巨大的消费市场。外企离开中国只有一个原因,就是生产成本太高了,而不会是别的原因。

大老张问能不能去海边拍张照?

我说,日照的海是收费的。

他说,啥?

我说,整个海岸线基本都圈起来了。

他说,第一次听说。

我问,你多少年没来日照了?

他说,日照经常来,只是很少来海边。

我说,我也觉得挺奇葩的,咋突然把大海圈起来了。

EMBA说,可能觉得客流量很大,而收益率太低吧。

我说,我们这两年来,都是去日照跟青岛的交界处,也是收费的,但是我们从村里绕过去,把车开进沙滩,去越野,去烧烤,那里还是不错的,很大的一片沙滩,但是让我自己去,找不到。

到了海边,我们发现不要钱了。

一问,说是换了BOSS,上台第一件事就是废除了海边围栏,毕竟是杀鸡取卵,这么玩下去,用不了几年,日照就臭了。

我们等着拿钥匙看房子,那人从市区来,要40分钟,我们在海边拍了一些照片,EMBA跟个孩子似的,突然提议:这样吧,若是好,咱三人每人拿20万,把房子买了,一起来度假的。

我说,先看看吧。

钥匙来了。

小区离海边也就是500米?

过了马路就是。

没有电梯,在四楼,小区有点老了,打开房门一股霉味,墙皮也起霉了,哪来的装修很好,不如一般家庭……

破凳子破椅子。

看了一圈,算,算,算。

都没看中。

我说,日照本地人很少有买紧靠海边房子的,这些房子基本都是外地人来买的,日照本地人基本都居住在青岛路以西,老日照人居住在北京路以西,与海保持适当的距离,太靠近大海,很潮湿,而且海风盐分大,家具、墙面烂得快,3年就烂成什么样了……离海太近噪声很大,有点神经衰弱的人晚上都睡不着。

大老张说,俺那个大兄弟来,你咋什么都明白?

我说,这都是常识。

出了门,我们去旁边的房产中介看了看,基本就这么个价格,哪来的便宜可赚,若是真的便宜,直接就给房产中介了。

这类房子适合卖给内地人,例如河南、山西、陕西这些。

没见过海的,贩卖想象力,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河南是日照最大的旅游源头省份。

你知道威海的海景房在哪卖的特别好吗?

青海!

我说,我来日照十次,九次晚上就返回了,不过90公里,一小时的路程,偶尔带一家人出来,我就住这些大一点的海景酒店,千儿八百的一年也就体验那么一次两次,无所谓了,听着很贵,比你买这个房子还便宜,你这个房子持有成本太高了。

大老张说,草,我还没住过这么贵的。

我说,你跟小嫂子去青岛开房,住的啥?

他说,就是汉庭。

我说,你真抠。

他说,汉庭的哥哥。

我说,四季酒店。

他说,是。

我说,也不错。

他说,三亚那个叫什么兰蒂斯来?

我说,七星酒店啊。

他说,我看你上次住过。

我说,我没住过,我媳妇和娃住的,我自己不舍得,但是娃住我是舍得的,对娃的意义很大,他记的很深刻,说饮料是免费的,六瓶,他喝了五瓶妈妈喝了一瓶。

EMBA说,这次,我们班有个女生,单身,在法国工作,每次上课都飞回来,非常有气质,家是烟台的,晚上住贵和。

我问,你没搞到手?

EMBA说,轮不到咱,一群狼早扑上去了。

我说,参加培训不就这么点任务嘛,人家王石上EMBA顺便娶了个小媳妇。

EMBA说,那女孩长的特像李贞贤。

我说,李贞贤是我们这一代人的偶像,亚洲真正的NO.1。

大老张说,我觉得亚洲第一是滨崎步。

我说,风格不同,传播力最强的一定是舞曲类的,你随便问一个人,他未必听过滨崎步的歌,但是一定听过李贞贤的,韩流怎么传到中国的?一半功劳是李贞贤的,特别是抖音上,一刷,多少舞曲都是李贞贤。

EMBA问,那郑秀文呢?

我说,郑秀文是学习、模仿的李贞贤,中国人比较安静,很难出来这种又唱又舞的歌手,这与韩国的文化有关,我之前不是跟你们分享过吗,韩国的KTV全是又唱又跳的,有人在唱歌,下面全在跳,包括后来的鸟叔,也是这类风格,我们这一代的记忆,四大天王:周杰伦、木村拓哉、滨崎步和李贞贤。

EMBA问,韩国女孩是不是一个模子?

我说,日本女孩普遍比较矮,有时在路上遇到那些老太太,感觉就跟袖珍人似的,现代女孩高一些了,但是也不特别高,韩国女孩就有些中国女孩的特点了,人高马大的,整个脸比较标致,那时我们去KTV玩耍,女孩全跟洋娃娃似的,不说话仿佛都是假的,据说这些夜店女孩都做过微整。

韩国的文化有两面性。

一类是浮夸,又蹦又跳,热闹,高富帅、白富美。

你看韩国舞曲、韩剧,基本如此。

一类是批判,你看韩国电影,基本又是这一类。

日本文化的特点呢?

有点追求“叙事”,你看日剧基本都是这个类型,不大喊大叫的,都是日常生活,这与日本的美学体系有关系,日本有四大美学概念:物哀,幽玄,侘寂,意气。

物哀简单地说,就是真情流露,就是日常生活中你自然而然流露出的情感,或喜悦,或愤怒,或恐惧,或悲伤,类似中国话里的“性情中人”。

日本流行歌曲,基本也是这一类。

不闹,不高亢,不低沉。

中国歌曲有两类:

一类是抒情类,周杰伦的歌大部分都是这一类。

一类是励志类,例如汪峰、信乐团的歌。

《天高地厚》《海阔天空》《一无所有》《春天里》……

一句话,你别嘲笑我是屌丝,但是我有高贵的理想。

这都是阶段性产物,什么时候歌曲会上一个台阶,就是不再有“中心思想”时,这就如同儿子有时问我:今天你写的中心思想是什么?

我说,真正的文章是没有中心思想的。

按照这个标准,你再去读李宗盛,你发现,他早早就站在那里了,你听他唱歌,很多时候哪是唱?分明是在读。

但是,就那么有渗透力。

因为,他的歌词就是平铺直叙。

例如:为你/我用了半年的积蓄/漂洋过海的来看你/为了这次相聚/我连见面时的呼吸/都曾反复练习……

越用力,越无力。

说起《天高地厚》,2012年,我们去拉萨,剪辑了个视频,配的音乐是《天高地厚》,有几个老大哥提出,不合适。

理由是什么?

“天高地厚”在山东方言里是贬义。

潜台词是:你看看你不知道天高地厚。

不管是文字还是视频还是MTV,我都喜欢叙事类的,越是平铺直叙,越能展现功底,这些年我看过最有感染力的一个MV就是《Maroon 5空降婚礼》。

可是,人们不喜欢简单的风格。

总觉得,没有技术含量。

《道德经》中说:“万物之始,大道至简,衍化至繁。”极简主义也是这样,与传统经典不谋而合,以简单到极致为追求,感官上简约整洁,品味和思想上更为优雅。

不是我说的!

………………………………
特别说明:

A、文章非纪实文学,我不一定是我,你不一定是你,切勿对号入座!

B、文章为有偿阅读,单篇1元,包年200元,可日付可年付。
………………………………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ngdongriji.club/13768.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