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懂日记语音版2020-4-17

 

温馨提示:本文有偿阅读

自从我归队后,骑行队伍热闹了。

一些退隐的,也复出了。

有我在,玩法就可以升级,因为我会带着保障车,拉着好玩的好吃的,平时午餐只能啃面包火腿肠,咱现在可以做饭,可以烧烤,还拉着桌子椅子,他们有人提议不用拉桌子,咱在地上铺个防潮垫就是,那不行,没有桌子椅子没有灵魂。

提议去看油菜花。

顺便烧烤。

炉子我有,买了好几年了,还是个很高级的,只是一次都没用过,每次我带着,他们都又选择了那种最古老的。

现在有一种店,专门卖火锅和烧烤食材,我提议,咱去那采购点,一站就搞定了,不需要咱自己穿了,关键是咱也不会。

他们觉得买的成品串没有灵魂,必须自己穿。

几个女人提前一天买了肉,穿了一下午,原本说AA的,有人提议他来赞助了,理由是他是新加入的,就当投名状了。

允许。

这种聚餐,一般只有肉是需要AA的,别的都是自带,每人要带两个菜,也可以是水果,也可以是零食,不限制,大桶水、帐篷、桌椅这些一般是谁有谁提供,只要我去,一般都是我负责,我媳妇学烘焙的时候,我每次还会带上一些蛋糕,这些还不牛B,关键是我每次去还带着同事们一起,去搞服务,开车的开车,切菜的切菜……

约定早8点在沂河广场集合。

我一般都是第一个到达。

芦花是第二个到的,骑车水平不咋地,装备很牛B,一身闪电,从头盔到鞋子怎么也要大几千,骑了一辆不匹配的喜德盛RS710,骑这个车的都只有一个理由,便宜,算是最便宜的电子变速车,不到2万元,我也有一辆。

一见面:新年好。

我说,两年没见了。

她说,就是。

我说,你瘦了。

她问,真的吗?

我说,脸小了。

她说,我在练普拉提。

我问,跟着纹身?

她说,嗯。

我说,她是比较专业的。

她问,今年怎么样?

我说,还好吧,没啥大的影响。

她问,最近泡妞没?

我说,没,对这些没兴趣了。

她说,我还不了解你?

我说,真没。

她说,我有个事一直很好奇,我看你写的初老师了,你去北京为什么不找我?我哥就在那里,肿瘤研究所的好几个都是山东的。

我说,又不是什么好事。

她说,下次找我。

我说,行,等我得癌的时候。

她说,你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我说,小鸟噎人。

她说,服了你了。

我问,你那边生意有影响吗?

她说,巨大。

她是做劳务输出的,等于人口贩子,工厂给她一个价,她给工人一个价,吃工资差,这类业务一般人做不了,可以这么讲吧,青岛一个大型企业需要劳务,就这么一个业务,可能跟你竞争的是某个市的BOSS。

这两年,她还在做企业用工保险。

是个“能”人。

我问,最近没睡男人?

她说,想,没找到合适的。

我说,不有的是吗?

她说,打嘴炮的多。

我说,趁年轻,抓紧,再过几年绝经了。

她说,我现在练普拉提练的,总是想男人。

我问,你家的那个呢?

她说,木头。

我说,你需要降激素,我服用了一段时间,性冷淡了。

她问,你有病啊,你吃药,激素紊乱很可怕。

我说,我脱发,需要控制激素。

她问,有用吗?

我说,你没看我发的朋友圈嘛,头发没长出来,全身长了毛,你看我胳膊上,快成猴子了。

她问,胸毛长了没?

我说,长了。

她说,我看看。

我说,我个老头子了,有什么好看的,你去找小鲜肉。

8点左右,到齐了。

有个大长腿。

真的长。

而且腿有些O,就是腿缝特别宽,仿佛能钻过去一个人。

我属于整个队伍里最耐冻的,春秋我都穿着短裤,他们一般都穿长的,甚至穿着秋裤,这个大长腿呢?竟然穿着短裤,腿也很细,装备很专业,甚至上了锁鞋,但是车子不行,骑了一辆山地车,说明她骑过车,但是在这边没有车子。

一口普通话。

这种女人,咱不会去撩拨的,因为肯定是别人带来的。

是金戒指带来的,金戒指说是他二姨家表妹,可以直接理解为女朋友,但是金戒指有老婆孩子。

我收尾。

若是我领骑,他们基本没有一个人能跟上。

芦花也在最后,我跟她并排骑了一会。

芦花说,你眼都直钩了。

我说,我不喜欢那个类型的。

她说,少来了,谁不知道谁。

我说,你不懂男人的心理,XX(金戒指)是来炫耀的。

出城没有20公里,大长腿就不大行了,前面她跟的太紧,发力过猛,从而无法持续,我修正了对她的判断,她没怎么骑过车,可能接触过,但是是业余中的业余,因为她的踏频太低,就是一直都是高扭矩输出,这样不持久。

我媳妇天天在家跳绳,看人家直播,直播跳绳的都有几千人在看。

我媳妇买了人家推荐的跳绳。

一次最多跳20个。

坚持不住了。

我轻松都能跳200以上,媳妇问我为什么?

我说,因为你绷的太紧了,而我跳绳仿佛是走路,是放松状态,理论上可以一直持续下去。

骑车也是如此。

你太用力了,一会就废了。

何况,你骑的是山地车,你骑山地车能跑25公里/小时,你骑公路车就能跑35公里/小时,大家平时开车对这个速度没有感觉,这么讲吧,29与30的速度,差别都很大,瞬间就超过去了。

收尾收到了金戒指与大长腿。

我提议,要不,你上保障车?

金戒指说,你们先走,不用管我们,休息一下就行了。

我说,你们应该反过来,让她骑公路,你骑山地。

他说,鞋子接口不对。

我说,保障车上有辆大行SP8,你骑不?速度也很快,能骑到30。

大长腿换上了。

我跟她讲,你要降档,提踏频。

她说,我一降档,就觉得有蹬空的感觉。

我说,是你用的力气太大了,慢慢适应吧。

毕竟年轻,一会就跟上了。

40公里处,休息20分钟,大家补充水、能量,老规矩,坐成一个圈,认识认识新朋友,讲讲故事。

第一个自我介绍的是买肉的那哥们。

不知道搞什么农业科技的,在下面乡镇挂职副镇长,之前在德州工作,骑车十年,是德州捷安特俱乐部的。

说是希望安排一次骑行去他的乡镇,他杀猪宰羊招呼大家……

第二个介绍的是大长腿,本地人在北京,从事CAD设计工作的,因为疫情一直没回去,之前在北京骑过,说自己有计划回家乡发展,自己也是大龄青年了,希望大家有合适的帅哥给介绍一下。

出于礼貌,我们也挨着自我介绍了一番,方便新朋友认识我们。

介绍完后,大长腿问有什么值得推荐的入门车子?

芦花说,最好骑的就是电子变速的,我骑的这一款就是最入门的,最便宜的,可以买个二手,1万出头就差不多。

我补了一句,我也骑了一辆,比同配置的捷安特至少便宜1万元。

大长腿问:有差别吗?

我说,对于我们业余选手而言,车架的差别感触不深,但是机械变速与电子变速差别很大,没有顿挫感,就跟自动挡的汽车一样,现在国际比赛全是电子变速。

大长腿问,你这次为什么没骑?

我说,我平时都放办公室摆着好看的,骑一次需要洗一次,太麻烦,何况咱进山,不追求速度,我骑折叠车足够了,平时只有小分队骑沂河的时候,我才骑公路车出来。

聊着聊着,聊到了疫情。

大长腿是个很活跃的姑娘,她问了芦花一个问题:姐,你是如何一步一步做起来的?

芦花竟然很正经的回答了这个问题。

哪年考上的医专,最初在哪个乡镇医院上班,后来又怎么接触的这个行业,怎么一步一步做起来的,总而言之,好难好难,甚至要哭。

讲完了,大家还给鼓了掌。

我说,那我也讲个故事,我小时候看了一本小人书,里面有个人讲单雄信,他走在大街上,恰好王世充女儿招亲,当街扔绣球,恰好就砸中了单雄信,然后俩人就成亲了。后来就有人采访单雄信,你怎么那么幸运呢?

单雄信说,你见过凌晨4点的大唐吗?当年,我努力站位,左右腾挪,终于接到了绣球,这背后是我十年如一日的健身,学我如何锻炼身体,你也可以接到绣球!

有骑友问:然后呢?

我说,结束了!

再次出发……

芦花说,你故意讽刺我是吧?

我说,我没啊。

她说,还不了解你?

我说,底层老百姓喜欢励志故事,你可以看看隋唐演义,能在大众文化中传播下来的,基本都是这一类逆袭类的。那反过来讲,王世充是谁?他咋可能用如此愚蠢的方式去招女婿呢?同样,单雄信又是谁?实际上?他们本身就是门当户对,你谈了那么一堆生意经,都不如你写的那篇《我的区长父亲》,谁要信以为真并耗费精力研究锻炼抢绣球,就真是大傻瓜了。

她问,疫情期间我没啥事,要不要学点一技之长呢?

我说,泡男人啊。

她说,没什么意思。

我问,你想学什么?

她说,我也没有头绪,现在就是健身和做饭,健身是每天,做饭是一周三节课。

我问,跟着鱼翅黄?

她说,是的。

我说,那就是个老色鬼。

她说,跟我们还是很正经的。

我问,他做的菜为什么香?是不是加什么高汤了?

她说,不是,是用的油,他们都是先熬葱油。

我说,穿衣搭配你可以学一学,不用去实地学习,报一些网课就可以,类似的课程还有个值得学习,就是收纳。

她问,你有没有觉得现在媒体倾向性太强了?

我说,我不怎么关注,因为我把这些离我很遥远的事都定性成了噪音,我也管不了,我说了也不算,我何必把自己的情绪捆绑上去,我只关注小事,现在只有最基层的老百姓信这些主流媒体了,其实已经完全空心化了,国内如此,国外也是如此,现在最有效的信息渠道是社交平台,国外是推特,国内是微博,你可以多关注一些优质行业人的观点,不断的优化、汇总,根据自己的成长以及对方的表现不断的调整对其的权限,或是重点关注或是取消关注。

她问,什么类的呢?

我说,我只关注细分领域的,那些大V我关注的反而很少,你对什么感兴趣就关注啥,那些动不动指点江山的,我都是第一时间屏蔽。

她说,好。

我说,甄别力是非常重要的,尽信书不如无书。

她问,你会关注一些明星不?

我说,也会!

她问,你会不会因为一些明星的ZZ立场而不关注?

我说,在微博上,这个问题不存在,只要他需要中国市场,他就永远不会谈这个敏感话题,外面的平台上?我是这么认为的,只欣赏才华、作品,不关注私人立场,若是关注的话?95%的国外艺人都经受不起考验,还是那句话“求同存异”,过分苛求的结果就是孤家寡人。

到了油菜花基地。

拍照的拍照,干活的干活。

有在录视频的。

我提醒,别把我录上了,当时为什么选骑行?就是觉得骑行有头盔有眼镜有面巾,别人看不见咱长啥样,只觉得好帅,你再把我录出镜了,不是与初心违背吗?

隔壁有个别墅群,说是很贵。

大家纷纷谈起了养老。

我说,中国最适合养老的地方,是北京、上海,回村养老是个伪命题,还有,就是别墅建在山里,想法是很好的,住着住着就成了农村院子,因为别墅是现代文明的产物,把别墅搬回农村,用不了多久,别墅就成了茅屋,你看XX建的那些,马桶都是TOTO最新款的,做成民宿了,我过去上厕所,发现各个房间已经有农村老家的迹象了,风吹日晒,还有就是尘土太重,我在农村居住过几年,就是一天什么都不干,什么都不摸,指甲盖里全是黑的。

有老大哥提到,南昌放开户口了,未来北京会不会放?

我说,中国户口最坚挺的一定是北京、上海,其它城市陆续都会放开的,中国的大城市太大了,一定会瘦身的,瘦身的方式有两个,一是提高居住成本,逼退部分人。二是开发副中心,城市一旦太大就会变得太臃肿,生活体验不好,所以北京有了雄安,上海要开发长三角一体化,未来最适合居住的是一线城市的郊区,进城有地铁,而生活的方圆2公里又有相应的配套,有钱人外迁是必然趋势,环上海这一圈的小城都是很值得选择的,大一点的也可以,例如苏州、无锡。

户籍是个调剂工具。

全球范围内,大城市一定对应着贫民窟。

为什么中国没有?

户籍就起了一个很重要的牵制作用,把大家拴在了家里,就是不管什么时候,你都有一个户籍所在地,有你的归属所在。

但是,当城市足够大的时候,就必须要引导部分人回去。

怎么引导?

你在北京一辈子落不了户,现在告诉你,济南可以允许你落户。

大家纷纷回去了。

起到一个平衡作用。

过去,农耕时代,大家还能被拴在地上,未来大家都不种地了,拴不住了,那么人口会出现什么情况?

全国范围内,朝东南移居。

重庆、成都、贵州、昆明,能拦截一部分大西南的,西安、银川能拦截一部分西北的,北京天津能拦截一部分东北的,西安这些年为什么越来越大?

就是整个西北都压过去了。

交通越便捷,这种移居变迁越快……

有骑友过来找我聊了几句,他炒股,说前段时间他止损了,现在又有些后悔了,因为又涨回来了,想追,又怕被套,很是纠结,还失眠了一段时间。

我说,我回头看了看,我收割的那些定投,都是曾经下跌的最厉害的时候,也就是说,在最恐惧,最难受的时候,我下了最大的砝码,后来又创造了最多的收益,那么我就对巴菲特的那句话有了新的认识,别人恐惧的时候我贪婪,我们觉得我们也能做到,其实做不到,例如我前段时间从收益40万到了5万,几天的时间跌掉了30多万,下面评论最多的就是问我为什么不止损?你要是了解到了这个心理你就会明白,别人恐惧的时候,你也会恐惧,你也会离场,因为你怎么看都是一泻千里,不可能反向杀进去。

他说,所以我那天给你评论了一个大拇指。

我说,我是经历过,体验过,知道今天的每一次不好受,都会为未来创造更高的收益,那么我就不恐惧了。

他说,反人性操作。

我说,在巴西柔术里,最成功的策略,往往和你的本能反应相反,采取和你的情绪相反的行为,你知道离他越近挨打越重,可是你偏要贴近他,抱紧他,你可能挨的老拳更疼了,但是增加了你锁关节和绞杀对手到投降的机会。

他说,这种情绪稳定太难了。

我说,整个春天,我很恐惧的,不是说收入降低了,而是我一看这个阵势,怎么也要阴跌两年才能恢复,那我需要再准备400万的子弹,而我现在没有这么多的子弹,那么我就需要去找子弹,为这个事焦虑了很久,你没看我现在每天直播的数据后面都带着一个“信”字嘛,我现在使用的是信用账户,等于我为自己储备了差不多0.7倍的子弹,可能用不上,但是我做了基础准备。

整个疫情也是一种修行。

实事求是,我也很佩服我自己。

没乱。

外行人感受不到那种瀑布给自己带来的冲击,一天七八万的跌,而且你知道明天肯定依然如此,你说你出来不出来?

现在回血了一半了。

大家在商量,今年去哪骑?

我说,可以骑京杭大运河,这两年是个很热的点,山东段今年就能通航。

老大哥问:通到什么段了?

我说,泰安段,现在朝南是全通的,朝北存在一个问题,就是过黄河,是上穿还是下穿,现在有个计划是从微山湖到白洋淀通航,应该用不了几年。

金戒指说:过去的皇帝有多腐败,为了游山玩水,修个运河。

我说,这是后人演绎的,当时修这条运河的主要目的,是为了南粮北运,过去陆运条件太差,只能水运,下令修这个运河的是隋炀帝,当时是有个契机的,就是他再次统一了南北朝,他觉得把两个不同的国家合并为一个国家,需要有条枢纽,加强经济、人文交流,可以理解为今天的京沪高铁。

隋炀帝是个暴君,修了这么一个世界级的工程,也下课了。

不完全是运河。

南方水系本身就发达,只能算是在原有的基础之上,改造、拓宽,北方的多是挖的,运河系列里的范本,应该看看骆马湖到连云港的新沂河,并排的两条河笔直入海,100多公里,整个水面就跟湖水一般。

我骑过这条线路。

京杭大运河是中国古代智慧的结晶,与长城、坎儿井并称为中国古代三大工程。

又聊到了骑行领域的网红。

这两年,骑行领域的网红变化很大,过去是那些圈地的,例如骑行西藏,环骑中国,这两年开始国际化了,就是自行车回归一个运动了,什么人能火?就是纯粹骑车的,特别是美女,上午9点一直播,数万人在看,小礼物刷起来了。

基本都是公路车、标准的装备。

我也就是太丑,若是不丑,我直播的话,至少千人在线观看,一天赚个千儿八百没问题,我媳妇最近天天在怂恿我:你不用露脸,只露胸以下就行。

有人问,本地谁最红?

大家的观点差不多,同一个女人。

芦花问,为什么红?

我说,性感。

有人找出了该网红的视频拿给芦花看,很巧,那个视频是一个抖动的视频,硕大的胸在有规律的颤抖……

芦花问,这跟卖有什么区别?

我说,你不懂,现在就流行这个,我觉得她现在应该比我收入高。

金戒指跟大长腿说:董老师也是个大网红。

我急忙纠正:我不是网红。

这些人都没有准确地定义我,最初有人传言我是写字的,他们以为是搞书法的,还有人问我求字,后来又有人说我是网红,又问我在什么平台上直播。

大长腿要加一下我的抖音。

我说,我的抖音号挺牛B的,但是我很少更新了。

她哇的一声,咋还有这么牛的抖音号?

我说,朋友送的,现在能值好几万块钱。

她说,我们互关吧。

我说,妹子,实在对不起,我只能被关注,我不关注别人,我除了媳妇和娃别人都没关注,因为大家喜欢顺藤摸瓜,会给你带去不必要的打扰。

她说,没事的。

我说,我真不加,我媳妇关注我,我从来不轻易加人、点赞、评论。

她问,董老师,您觉得我骑行的话,能成网红不?

我说,能。

她问,真的?

我说,真的,但是你需要参加专业的骑行训练,骑行若想好看必须姿势标准,否则特别丑,与长的好不好看没关系,就是你整个人要趴下去,腰要弓起来。

她要加微信,我没同意。

理由是我媳妇不让我加女的。

主要是她是金戒指带来的,我若是加了她微信,金戒指觉得我不地道,而且跟金戒指比?他吹牛的上限都只是我生活的常态。

那些搞骑行的小姐姐,基本都能达到“专业”水准了。

单就是能摇车这一点吧?

不要低估了别人的专业性,若是能红的门槛那么低,网红早就一抓一大把了,但是她不一定能吃得了这个苦,能用了这个心,我经常跟身边年轻人讲:出名要趁早,成功要趁早,否则男的容易成怨男,女的成煮妇。

吃过烧烤,起风了。

我们打道回府。

回程,我领骑的,我破风,芦花跟着我,回家洗澡,芦花给我发信息:洗完了没?

我说,洗完了。

她说,来喝茶吧。

我问,有事不?

她说,来不来。

我问,需要我出台吗?

她说,需要。

我说,那擦上雪花膏。

她说,要不我去接你。

我说,不用。

我开车过去了。

她上了车,头发都还没吹干……

我问,这是要睡我啊?

她说,我跟你后面一路子,看了一路屁股和大腿,难受死我了,你就说行不行,行,我就找地方,不会留下痕迹的,不行,我找别人。

我问,有备胎了?

她说,临时找,不难。

我说,我带你出去转转吧。

我给她讲了个故事,就是我对自己未来的规划,不是我不想,也不是你没有魅力,也不是说害羞,我们这个年龄了,早都已经不要脸了,而是我不想纵容自己了,我是想用20年成为莫言那样的人,可能葬送我的,一是钱,二是色,我不想给自己开口子了,另外我吃药吃的,没有半点兴趣了,甚至咪咪都开始发育了。

还有一点,就是我有心理阴影,那次你老公到我店里,说了一句:我们一家都是你的粉丝,我老婆可是你的铁杆粉丝,一口一个懂懂。

看来,这个普拉提的确很厉害。

就是完全变了一个人。

围城转了两圈,我看她眼圈都红了:你知道吗?你这样是对一个女人最大的侮辱。

我说,要不,咱去我朋友那里喝茶吧。

小律师就在附近办公。

我发信息,小律师说在开庭,正好中场休息,问我去不去旁听?

我说,行。

案子很有意思,小律师代理的女方,是原告,原、被告是情人关系,女的,SB一样,以自己名义做贷款给被告用,这情人被告也缺德,用了不还了,女的收入也不高,还不起被老公发现了,老公生气归生气,还是还了,还了之后逮到这情人写了借条,然后起诉,开庭时,这对狗男女开始狗咬狗……(作为律师,对自己的当事人没有最起码的尊重或者悲悯心吗?一连串的SB、狗男女、狗咬狗。你直接引用了,这就是你的态度了。)

法官也喜欢八卦,问双方是什么关系?男的说是那种关系,法官又追问那种关系是什么关系?男的直接说是情人关系,女的老公坐在旁听席上,脸都绿了。(法官真是八卦吗?他问的问题与案情无关?)

男的还把平时发给女的微信红包都调出来了,什么520,222,2099,1314……,想用这些来充抵还款的。小律师辩护的是既然是情人关系,那么这种特殊数额的转账就是赠予。

听完案子,喝了会茶,三人一起吃了个水饺。

各回各家。

完!

………………………………
特别说明:

A、文章非纪实文学,我不一定是我,你不一定是你,切勿对号入座!

B、文章为有偿阅读,单篇1元,包年200元,可日付可年付。
………………………………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ngdongriji.club/13772.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