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懂日记语音版2020-4-22

 

温馨提示:本文有偿阅读

周末一大早,让媳妇打了两巴掌。

起因是啥?

老师在学校门口发书,她让我去拿。

我呢,委托朋友去帮我代领。

媳妇得知后,很生气:你跟单身有什么区别?你管过这个家吗?连孩子的书你都不去拿?你去了还能跟老师聊几句,你让朋友替你拿,你咋不让朋友替你养孩子?

挨了打,咱也委屈。

急忙给朋友发信息:别去了,我自己去拿。

去了学校。

老师也忙,毕竟要接待众多家长,简单聊了几句,老师的反馈就是孩子作业提交的不认真,总觉得这个孩子的心思不在学业上,总想应付完去做别的。

我心想,你说对了。

他最近在忙着玩《王者荣耀》,跟队友打电话,一打就是老半天,讨论战术、皮肤,还做笔记……

对于孩子学习,我没怎么担心过。

因为,我知道即便是吊儿郎当的,也不会太差。

毕竟,他的阅读量在。

仿佛不认真提交作业的是我,我替孩子表达了歉意,我回家好好管教,别的家长也想跟老师聊两句,我就趁机告辞了。

路上,我给儿子打了个电话,把他训了一顿。

你看,你不好好学习,连累了我。

媳妇又给我打电话,让我去绘画班拿个风筝,是赠品,我也满口答应,但是这个我不想去了,我怎么说也是有身份的,董副主任,为了个5块钱的风筝跑那么远?

让人笑话!

我让朋友去拿的。

我跟松行长约了11点,他到我店里玩耍,我必须提前半小时到达,因为他那个人很准时,我要提前开门,烧水,洗杯子。

我刚收拾好,来了。

拿了一叠纸。

他说,我在知乎上看了一篇文章,我觉得非常好,打印出来了,你有空的时候看看。

是一篇讨论“中年得富”的。

就是突然发财了,生活有什么改变?

我前几天在群上分享了一个视频,是一个汽车博主拍的视频,带大家去北京银泰购物中心,一个地方看遍有钱人的衣食住行,拥有北京最多超跑的地下停车场,那里一块手表1500万,一副眼镜100万,停车场最贵的法拉利2个亿。

看完视频后,我最大的感触就是:我们算个毛啊?

松行长说,不用看北京,本地就够立体的。

我拿着他打印出的文章问:你看了这篇文章,有什么感想?

他说,总结一下,两个点:

第一,东行不知西行的利。这句话是南边机械厂老板20年前跟我讲的,当时我能感受到他对机械行业利润丰厚的那种绝对自信,上个月,我看到了他们的拍卖公告。

360行,哪一个行业都有充足的利润,前提是你自己要做的好,没有不好的行业,只有不好的自己,选一个自己喜欢的行业,全身心去做,前景都不会太差。

相反,单纯的因为市场空白而产生的红利,也就是这几年常说的风口的猪也会飞,即便赚点钱,最终也拿不住。

第二,只要一个人把一个模式摸透了,他周边的一堆人,跟他最熟悉的那些人,也会快速步入这个行业,譬如快递的那个“四通一达”,都是亲戚或者老同事。

松行长是找我给代购本书。

《靳叔品美100+1》,香港出版的,所谓的靳叔就是靳埭强,国际级设计大师。

我问,这是要学设计?

他说,这本书是随笔式的,写审美的,他觉得生活就是艺术,艺术就是生活,怎么欣赏艺术?就是欣赏生活,反过来也是如此,你懂得品味生活了,就有了创造艺术的能力了。

我泡茶,他四处转转。

抽出来一本释永信的《我心我佛》,笑着问我:这本书没被禁?

我说,不知道呢,我去搜一下。

一搜,发现新华书店有售,说明没有被下架。

松行长问:你如何评价释永信这个人?

我说,我的观点是这样的,任一个能被我们讨论的人,都有不平凡的一面,我认为释永信是个优秀的修行者,老百姓总觉得他是个酒肉和尚,一心为了名与利,你真读读这本书,你会发现,他可以称得上大儒。

他问,那你如何看待他的那些绯闻?

我说,只要是人,拿着放大镜去吹毛求疵,没有过关的,不管他是方丈还是教皇,都是如此,人终究是肉体凡胎,七情六欲乃人之本性,我们都有,为什么非要求别人没有呢?有,我认为正常,没有,我认为也正常。在古代,乃至到民国,一些尼姑庵都做淫媒,把那些从小长在尼姑庵的小姑娘供给有钱人。

他问,你如何看待方方?

我说,马后炮一点的说,她不该蹚这趟浑水,不管你是谁,都不要轻易在旋涡期登上大雅之堂,不管你是韩红还是方方,老百姓最热衷于两件事,塑神、倒神。

他问,那你如何看待日记翻译出版?动机是什么?

我说,这个动机就要纯粹的多了,她是一个作家,作家把纪实文学也当自己的作品,只要是自己的作品,就希望能被更多的人关注,甚至能走出国门,对于一个作家而言,若是有作品能被翻译到国外,那是值得手舞足蹈的事,我经常跟作家打交道,很多作家是自费翻译,就是我花钱你帮我搞成日本版、德文版,然后可以吹嘘自己的作品曾经被翻译成了多种语言,依我对作家群体的理解,方方在这个事上没有动机。

他问,你觉得这个事最终怎么收场?

我说,最好的结果就是销声匿迹,退隐幕后,你看韩红现在就是这个战略,这就是高人暗示了,方方若是能借助一个热门事件完美的退到幕后,这一页就翻过了,若是一直在风口浪尖较劲?最终就被符号化了,如秦桧、高俅。

他说,秦桧、高俅都不是一般人。

我说,一般人也当不上宰相,秦桧的书法是一绝,我记得我学写作的时候,老师就讲过一个例子,有部作品写的很好,但是因为美化了秦桧而被咔嚓了,就是说,人一旦被符号化以后,人就不再是人了,不能有私生活,不能有另一面,就只能有一面,这些年被符号化最铁的一个就是马蓉,永世不得翻身。

他说,王宝强群众基础太好,都觉得是自己人。

我说,凡是出身农村的,都是自己人,特别是一股乡土气息的,朱之文为什么在抖音上那么火?是每个人都觉得他很亲切,是自己人,王宝强算是亲手宰杀了马蓉,下一个准备嫁给王宝强的女人,一定要三思。

他问,你如何看待朱之文不离开农村?

我说,他内心有“惧怕”,就是虽然走出去了,但是他不知道进城后该怎么生活?这一点在我身上也有体现,我也在农村生活过,进城也恐惧,但是呢,他不进城有好处,特别是家里又脏又乱,显的他没飘,从而众人越佩服他,就是他很无意的做对了一件事,就是时刻站在群众中间,若是他跟阿宝一样,进了城,还不断的学习,改变唱法,组建乐队,那么就销声匿迹了。(阿宝,《山丹丹花开红艳艳》)

他问,你如何看待那些去拜访的人?

我说,那都是他自己吸引去的,或者说,他喊去的,他很享受这样的生活,所以不要觉得他被苍蝇盯上了,这一点在我身上也有体现,过去我身边总是围着一群人,现在没有了吧?你不让去,就没人去,你让去,大家才去。

他说,跟我的理解,差不多。

我说,彼此是寄生关系,理论上只有精心设计才有这个效果,而朱之文天生喜欢在农村,害怕走出去,结果又无意实现了这个结果,你真让他去了济南,走入了精英群体,大家反而接受不了他的邋遢,没人围绕时,他又想家了,农民歌手一旦不再“种地”,就瞬间黯然失色。

他问,你如何看待李子柒?

我说,李子柒是文学创作了一个农村生活,让中央美院的毕业生去农村,真能生活出这个样子,有个美院毕业生去了终南山,火的不要不要的,那是另外一个李子柒,有公众号,还出版了书,我也是他的粉丝,真实的农村生活,就是朱之文的家,一个人的生活品味跳不出他的审美范畴,朱之文是地地道道的农村人,你就是让他搬进北京最豪华的别墅,用不了几年,你去家里看看,连插脚的地方都没有。

他问,你有没有关注过这个APP?付费才可以进入,可以发布供求信息,我有什么资源,我需要什么资源,同时每天会发布一些商业信息。

我说,这就是低级版的正和岛,这类平台很快就蔫了。

他问,你觉得蔫的原因是什么?

我说,过去,创业者普遍喜欢抱团取暖,四处寻找圈子,大家挤破头去读EMBA就是这个原因,但是这两年,大家普遍做社交减法,这类游戏参与的越来越少了,这不是关键,关键是只要是以社交为主题的圈子,一定是劣币驱逐良币,曾经有人给知乎提过一个建议,就是实名制注册,必须真的是本科毕业才可以,但是知乎肯定不能这么做,那样能留下的用户太少太少,若是不设门槛?最终就成了天涯论坛,现在知乎已经很水了,快成娱乐版块了。这些以创业为主题的社交平台,最终都死在骗子手里,你这么想,优秀的人需要发布类似的交友信息吗?2000年左右的时候,很流行交友网站,还有印象吗?现在还有这类网站吗?包括正和岛之类的,最终都是这个趋势,在里面活跃的全是骗子和油子。

他问,你有没有想过,这也是一个很适合你的生意。

我说,的确是,例如我每天展示一位读者,收费1万元,一年可以多收入200万,但是你有没有想过,只要有10个人是恶性收割,就乱了套,不是没有尝试过,而是一定会有这个比例的,越相信我的人越被收割,我若是想发展的长久,应该把这些割掉,就是我只写写文章,不搞乱七八糟的。

他问,那有没有考虑,可以组建一个学习平台?

我说,对于绝大多数人而言,学习是没有用的,因为你吃水太浅,无法理解书、视频、课程里的一些精髓,甚至理解反了,我媳妇也天天在看书,看什么《穷爸爸富爸爸》,要么就看什么社交时代,我觉得都是毫无意义的,但是我又不能说她,她理解不了字面意思以外的东西,有这个学习的心,不如多去赚点钱,看的多了,经历的多了,有些道理自然就懂了,也就慢慢开悟了,例如这几天她根据书上建议买了点赞软件,给她的好友点赞,大家纷纷回应:哇,董嫂给点赞了。最初是惊喜感,但是当知道是点赞软件时呢?会觉得……

他说,我认为,年轻人应该去追寻NEW MONEY。

我说,是的,也就是我们刚才探讨的,你去学习OLD MONEY是学不来的,有时代因素,有家族因素,还有沉淀因素,而NEW MONEY呢?多是一些觉察到新大陆的群体,只要找到他们、靠近他们,也就自然成长起来了,上次滕州一个直播公司的老板来跟我讲,整个滕州的直播生意在全国都数的着,是滕州的美女漂亮吗?不是,而是一个带一个一个带一个,嫂子带了小姑子,小姑子又带了小姨子,然后三两又自立门户了,又招兵买马,发展起来了。

他问,你觉得哪里的NEW MONEY最多?

我说,我个人觉得,两个地方最多,一个是车友会,一个是运动类俱乐部,车友会尽量的选择跑车主题的,运动类则要选择潜水、滑雪、高尔夫,前几天大G还跟我讲,他们群上很少有40岁以上的,基本都是年轻人,过去他以为多数都是富二代,其实不然,应该说多数家庭出身都不错,但是更多的是靠自己的努力获取了相应的财富。

他问,本地,这类年轻人,你认识的多不?

我说,还可以吧,毕竟我有独特的优势,哪怕是出于逛动物园的心理,他们也要跟我认识认识,应该说普遍素质都是比较高的,李氏餐厅刚开业的时候,我晚上过去吃饭,坐我后面三个小伙子,三个人讨论了一晚上电商,一听都是从业者,而且都开着很不错的车子,那晚我还发了个朋友圈,说是第一次感受到了这座城市的活力、希望,本地年轻人聚在一起就是吃喝玩乐,猛的听到这些,感觉好稀奇……

他问,你觉得他们最终会离开这里吗?

我说,必然趋势,过去体量小,能藏住,一旦体量大了,就藏不住了,那么想去分蛋糕的人就多了,你若是不跟他们走近,手续办不了,一旦走近,把你管死了,例如那些共享概念,在别的地方能开展,咱这边就是开展不了,你投放上,马上给你没收了,谁给你的勇气?梁静茹吗?没批准你你竟然敢乱放?这些年,从发货量就可以看出来,只要谁家做大了,用不了多久,就死了,又是给免费的办公室,又是给免费的厂房,结果,死翘翘了。

他问,你有没有考虑多赚点钱?

我说,前几天,我开车回家,路边一个老人特别像我岳父,我岳父比我父亲年龄大不少,当时我就在想,过两年,我有钱了,可是岳父岳母也享受不上了,身体条件不允许了,也吃不了多少了,也看不了多少了。对于我会有钱这个事,我是没有怀疑过,但是因为我有钱而使整个与我有关的家人过上好日子,我觉得自己做的不够好,说白了,还是不够富有,那么我第一次有了迫切感,就是把富有提前,不要等那么久。

他问,你觉得你更有钱后,文章是写的更浮躁了还是更踏实了?

我说,肯定是更踏实了,很多作家写不出好文章,就是因为视角被封死了,只能看到贫苦老百姓的生活,看不到别样的生活,这就是为什么作家普遍喜欢写老百姓的缘故,因为别的生活他也不熟悉,实际上,真正的好作品,多是富家子弟写的,穷一定生恶,乱也生恶,你别看咱俩现在衣冠楚楚,若是真的去打仗了,例如打到日本了,咱俩也是无恶不作,把人家大肚子的媳妇给活剥了皮也不是做不出来,人是环境的产物,既可以善良有爱,又可以杀人如麻,取决于给我们注射的什么催眠程序,当年德国攻入了苏联,全是这个模式,而且还喜欢收集下颌骨,战争从来不是公主和骑士的浪漫故事,战争天然带来暴行,暴行又必然带来报复,暴行是战争的必然,报复一样也是必然。

他说,这是必然的,你之前不是写过一句话嘛,为什么战争每隔一些年就要爆发一次,因为和平久了,人们会浪漫化战争。

我说,是的。

他问,你如何看待名人有钱这个概念?

我说,没有钱的名人,容易下跪,特别是文人类,你要是只读他的书,感觉,哇,好有气节,你真一接触,特别是做做生意,你会发现,他站不稳,很容易反过来,而那些有钱的名人呢?不管什么时候,都站的很直,你有钱是吧?对不起,我也有,我不稀罕,真正的大作家,都是巨贾,这些我觉得我最有发言权,因为我是整天跟这个群体打交道,我能看到读者们看不到的另一面。

他问,你写文章后,或者说小有名气后,有什么感触?

我说,我觉得,我能理解有钱人的一些想法,但是大部分有钱人不理解我的想法,我现在体验的这种东西,比有钱还上一层,被人尊敬,就有了权力感,为什么说是人就戒不了权力?那种感觉,一旦沾过,就再也戒不了了。

他问,你接触的读者里,有没有很脆弱的?

我说,我接触过精神病专科医生,网上曾经有个新闻,就是青岛报道的,说是精神类疾病患者在人群中的比例高达26%,我求证专家,专家认为10%是比较准确的,就是需要药物干预治疗的,读者基数越大,那么我遇到的奇葩就越多,你看我为什么从来不跟人家似的去怼?因为很多人都是玻璃心,接着就会歇斯底里,什么事都能干出来,我遇到过两次直播自杀的。

他问,一般怎么规避?

我说,规避不了,最好的办法就是建立物理隔绝,不轻易接触,我只写,你只看,你想骂两句就骂两句,咱在网上也是一个符号,不是真实的我,由他们骂几句无妨,不要在意,这个专家的微信名字都很有意思:有事电话,微信不回。我问过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他说,你若是不回病人信息或回慢了,他就会产生了仇恨,这是一群高度敏感的人,会按照自己的思维模式去揣摩别人。

他问,你如何评价杨永信?

我说,站在外围,我们会声讨他,没人性,但是,当我们孩子也成了问题少年时,也会主动送去,在精神类疾病的治疗问题上,什么方法都有人去尝试,电击疗法还属于轻的,我们这边有个特色疗法是开颅疗法。(校正备注:杨永信,我看到的他的负面信息很多。慎重啊)

他说,《飞越疯人院》。

我说,具体是割哪个地方,咱不知道,只是这边的专科特色,我曾经问过医生一个问题,有没有家长放弃病人的?他的回答就是太多了,特别是有暴力倾向的,你跟家属沟通一下,家属就会哀求你,给安乐死吧?

爱,不是神圣的吗?不是永不放弃的吗?

爱,是经受不起折磨的,问问护士就知道了,干上一段时间,就会不由的感慨:过去总是骂那些家属没人性,没良心,现在觉得,理解他们了,身心憔悴。

不是一群有正常逻辑的人。

你怎么沟通?

每个人都有难处,环境的产物。

真饿的要死要活了,我们也会把孩子煮了吃的,不好意思煮自己的,只能换着煮,历史上又不是没有过。

现在问我们。

我们的回答都很标准:我宁愿煮了自己让孩子活下去。

午饭,跟松行长一起吃的外卖。

我不大喜欢出去吃饭,浪费时间,不如在这里吃,一边说话一边吃,关键是清净,只有招呼上档次的人,我才这么做。

一般客人,我就去饭店了。

因为,他会理解为,寒碜。

下午,媳妇带娃过来玩,媳妇又在那听直播,理财类的,还是那个BB娘们,直播间有3000多人,她在那边让大家给刷礼物,然后再让观看直播的粉丝关注一下打赏的几个大哥。

这次没讲房产,而是讲的原油。

认为原油未来一年至少会有50%的收益率,理由就是原油对应的是复工,只要复工了,需求接着就上来了,大胆的买,持有一年绝对稳赚不赔。

媳妇一边听,一边记。

我调侃了一句:你上次听她推荐买的那个半导体,现在还抱着吗?

媳妇说,又不是她推荐的,她不推荐买股票,她只推荐稳健投资,以地产为主,原油等大宗物品为副。

我说,别听她瞎BB,投资不是这么投的,投资必须要有自己的逻辑,逻辑里必须有止损、止盈,还要有应对黑天鹅的应急预案,每次操作都必须有逻辑支撑,而不是全靠猜,她咋就那么相信原油一定会涨?若是投资这么简单,华尔街不都去抄底了吗?

媳妇问,你咋知道人家没去抄底?

我说,预期都会体现在价格上,真的都看涨,就不会是现在的价格了。

作为旁观者,我觉得这些人,都不是合格的投资者。

准确的讲,全是炮灰。(看新闻,果然是乌鸦嘴!)

没有逻辑,没有纪律,只是猜……

人赚不到自己认知之外的钱,这就如同总有读者找我合作,说自己发现了什么炒股秘籍,还动不动截图给我看当日收入。

我就反过来劝两句:你有这个精力不如多赚点钱,别去搞这些,钱是赚来的,不是理来的,老百姓理财就两个结果,理少了,理没了,你要把自己划进老百姓的行列,别觉得自己与众不同,你那么优秀咋没考上北大清华?

我最近貌似也得了精神病。

动不动也喜欢噎人。

前几天在股票群里,一个股民说什么5G技术领先全球之类的,因为我总是看到他在群上活跃,我知道他是赌徒系列的,基本不赚钱,准确的说,是从炒股以来,他是赔钱的。

在他大谈特谈5G的时候。

我说了一句,若是投资这么简单就好了。

他说,就这么简单。

我问,那你赚的钱呢?

他被我惹毛了,回了一句:我早就看你不顺眼了,整天嘚瑟,你不觉得你太张扬了吗?

我心想,都是同城的,我就啥不要说了,我再说一句,他能拿刀就来,这就是小县城解决矛盾的方式。

我打了一句:若是我逻辑如你,也会清贫如你。

又删了。

觉得不合适。

那真的会使人歇斯底里。

人,赚不到钱的时候,往往也把自己的眼睛蒙上了,不会去思考一句:他为什么能赚到,我赚不到?他的收益为什么能如此的稳健?而我不能?

若是问,李双江唱的好还是朱之文唱的好?

在抖音上,9成以上觉得朱之文更胜一筹!

之前我写过一段话,我们如何才能瞬间蜕变?就是要更换操作系统,不再仇视比我们优秀的人,反过来积极拥抱,整个局面接着就扭转了。

………………………………
特别说明:

A、文章非纪实文学,我不一定是我,你不一定是你,切勿对号入座!

B、文章为有偿阅读,单篇1元,包年200元,可日付可年付。
………………………………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ngdongriji.club/13778.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