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懂日记语音版2020-4-23

 

温馨提示:本文有偿阅读

周护士在微信上问了我一个问题。

关于跟人合伙做生意的。

我给的建议是NO。

她可能还有很多疑问,问我什么时候方便,想见一面,聊几句。

约在了下午2点。

1点多,她就来了,我刚吃完饭,桌子还没收拾。

她急忙帮着收拾,一边收拾一边说:你忙就行了,干这些我在行。

主要是不好意思的。

没事,没事!

把餐桌收拾了,把茶壶茶碗也洗了。

坐下,休息。

我说,主要是你手还不方便。

她说,干这些活,没啥事。

她呢,曾经很勇敢,有人持刀闹事,她冲上去了,挨了一刀,正好砍在手背上,说严重吧,不严重,说不严重吧,也挺严重的,日常生活没啥影响,但是攥拳没有力量,还有就是阴天下雨的时候会隐疼。

给发了个奖状。

送了个称号。

但是,没有后续。

这个事,她特别委屈,意思是我流了血,救了人,为什么不给我点实际性的说法?例如提拔一下或发个奖金啥的,除了一个证书,啥也没有。

深层次的原因是什么?

整个事,需要降温,所以不可能把某个人单独拿出来嘉奖。

换个场景。

若是发生在大街上,同样的义举。

那……

我们读初中时,每人发了一本书,学习徐洪刚,应该是1994年的事,那时我才十多岁,我们那时考政治,其中就有这道题,当时我们本土的三学,学孔繁森、焦裕禄、王廷江。

你看,我背诵的多好。

只是,也没考上清华。

她闺蜜一家是做姜糖加工的,说是生意做的不错,需要资金周转,去年从她这边拿了15万,约定每年给1万5的利息。

今年,也许是疫情的缘故,一直没开工。

按理说,现在该复工的都复工了,为什么你这边一直没动静呢?

她不好意思直接问。

就问了闺蜜下面一个干活的,干活的一番话把她吓坏了,干活的表达的意思就是这个工厂一直都是亏损的,去年就没赚钱,今年可能直接就关闭了,他已经换工作了。

我问,你们俩认识多久了?

她说,六七年了吧。

我问,你觉得她家庭实力如何?

她说,很不错的,孩子在青岛读私立学校,她开着卡宴。

我说,我给你出道题,二选一,你选哪个,A,要闺蜜,不要钱。B,要钱,不要闺蜜。

她说,我希望都要。

我说,我是说,最坏的打算。

她说,要钱吧,毕竟你也知道,我们两口子就是上班的。

我说,跟闺蜜说,你需要钱,利息你不要了,只要本金,若是暂时没有那么多,有多少先要多少。

她问,她会不会觉得我怀疑她,或落井下石?

我说,这是最后的机会了,虽然有些残忍,当然,若是她实力雄厚,爽快的答应你了,连利息也还给你了,那更是皆大欢喜,你们依然是好闺蜜,你可以把利息再买成衣服之类的送给她,也行。

她问,我以什么理由要比较合适?

我说,买房就可以。

她说,依我对她的认识,我觉得她不会跑路的,还是一个很有责任心的人。

我说,每个跑路的人,最初都不想跑路,不是人坏不坏的问题,而是无力回天了,就是债务远超出了他的承受能力,也认,但是没办法还了,你闺蜜承认的确借过你15万,也愿意每年给你支付利息,但是她就是没钱,你还能杀了她?

她说,我总觉得不至于。

我说,她依然富有,最好,我让你这么做的目的,是先自保,因为你承受不起这么大的折磨,在资本市场上,任何个体都是不值得信赖的,你这个还好,不是入股模式,只是借钱。

她说,总是觉得张不开嘴。

我说,你的面子不值钱。

大概率,我认为没事,但是也需要自保,现在是什么时期?就是过往任何经验都不再灵验的时代,你能相信期货能成负数吗?美国期货石油到了-37美元,什么意思?你买我一桶油我还送你37美元,到处都满了,没处放了,你要卸货吧?卸货要给钱吧?

在这个敏感时期,任何投资都要绝对谨慎。

包括地产。

我多次在饭局上遇到有人在夸夸其谈的分析原油,从40就开始抄底,你知道40跌到20是什么概念吗?

腰斩了!

任何投资,都要去主观判断,你要相信,你不是最聪明的,那么你的主观判断就不一定是对的,你越觉得对,越可能是错的。

朋友?

不靠谱!

不是他这个人不靠谱,是人落水的时候,没法要脸了。

要脸是需要实力的。

谁欠了债不想还?

都想!

周护士说,她也提过入股的事。

我说,你的钱,就老老实实存着,买个定期理财就行了,也别炒股,也别放贷,若是再有闲心就买套房子,月供还着,房子至少还有信仰属性,这就是最正确的路,你若是去研究那些蹊跷的?

早晚出事。

我给你讲个故事,我有个读者,单身女人,之前家庭还是可以的,滑铁卢就是老公出了点事,不知道是贪污还是受贿。

这个姐长的很好,在同龄人里,能打90分。

双胞胎,一儿一女。

都已读大学。

老公出事后,俩人离婚了。

离婚后,她遇到了一个BOSS,算是情人关系吧,还被BOSS的女人闹过,但是俩人一直都是不离不弃的。

这个BOSS要投资个项目。

需要100万。

跟一个年轻人合伙的。

BOSS觉得自己身份特殊,不适合出这个资,就让她来出,给她双重保险,一方面是有股份,一方面是给着保底利息,年息1分。

她也没有这个钱。

但是,她堂叔家有这个钱,可以理解为她堂弟的命钱,死亡抚恤金。

她在家族里威望是可以的。

她的想法是这个钱若是一直在堂叔那里,通货膨胀就通没了,若是用这种方式投资呢?至少每个月打一次利息,就够全家人生活的。

玩的大胆不?

她为什么坚信?

她信他。

后续?

这个男的生了病,不知道偏瘫还是中风,反正住院了很久,也不上班了,喝酒喝的,她还因为去探望被人家的老婆差点骂死。

可是。

原本约定的利息也没有按时打给她。

一切都变了。

她去找那个合作的小伙,小伙知道钱是从她账户上打出来的,但是合同上没有她,就是小伙承认你的确出过钱,但是默认为了你是替别人出的,合同也不是跟你签的。

她已经知道这个钱铁定丢了。

这个时候来找的我。

百感交集吧。

她家两套房子,但是离婚的时候,一人一套。

县城的房子,一套也就是五六十万。

她若是想把这个窟窿堵上,需要卖两套房子,但是另外一套分给老公了,离婚了嘛,当时我给她的建议就是去找老公,征得他的同意,砸锅卖铁,先把窟窿堵上。

后来也是这么做的。

事情处理完了后,整个人都变得没有一点精神了,眼窝深陷,自己租房子住,她说对不起孩子,那房子是留一套给儿子结婚的,老公那套就在儿子名下,她领着儿子去卖房的时候,自己哭的跟个泪人似的。

她能否把堂叔的钱挂着不还?

那不行,那是堂弟的命!

女人,跟男人谈感情可以,不要谈钱,不是男人是否善良的问题,可能是真的爱你,也可能是真的善良,但是很多风险也是他无法把控的。

你想,他能为了对付你而派出自己的母老虎。

根源是什么?

原本可能有感情,但是因为钱已经折腾的筋疲力尽了,只能开启相互伤害模式,他也不要脸了,唯一能击退你的人就是母老虎。

最终,她把牙打掉咽肚子去了,也没去问那个男人要。

我问为什么不要?

她的理由是他都病成那样了。

潜台词是什么?

母老虎太难对付了!

母老虎手里有核武器:你是个小三,破坏别人家庭,克夫,你看,你男人让你克牢里去了,把我们家男人又克瘫了,你就是个扫帚星。

有多大碗,吃多少饭,老百姓就过老百姓的日子,别想着去发大财。

这类事为什么山东尤其多?

因为,山东人不讲规矩,不讲规矩的意思就是情义大于一切,咱俩感情好,我就把头割下来给你,借钱都不能写借条,理由是什么?那不说明我不信任你吗?

朋友交往的本质是价值流通,我们彼此提供价值与能量,所以,什么是成熟的关系?

就是当我们要产生合作时,能明确我们彼此的利害关系,原则不明确的人看似豪爽,其实难以获得信任,因为他们无法理解与捍卫原则,从而也无法尊重对方的。

身边朋友跟我合作,最常说的一句话是什么?

放心,让谁赔也不可能让懂懂赔的!

再好的朋友,说白了,也是路人关系,非亲非故的,有这么好的事为什么不给自己的兄弟姐妹?

降低“友情”估值。

只要涉及到合作,就事论事!

昨天,还有朋友找我探讨了一件事,他要跟朋友合买上海的房子,他有名额,俩人AA,计划持有五年。

我问,你为什么不自己买?

他说,我自己负担不起。

我问,是你拉的他,还是他拉的你?

他说,我拉的他。

我问,若是房价下跌呢?

他说,共同承担。

我问,出资是各占50%吗?

他说,是的。

我问,若是这期间他需要资金呢?

他说,约定好了,五年不卖。

我问,这期间是你居住,对吗?

他说,是的,但是我按照市场价给与房租。

我问,若是你犯了事,被法院查封了呢?

他说,不存在这个问题。

我说,我的观点是这样的,这是一个很特殊的时期,就是一切都存在变数,过去坚不可摧的硬资产在这场疫情风暴面前,都不堪一击,不是我不看好上海房产,甚至可以这么说,我也是看多的,但是,我的建议是这个期间不要进入。

他说,不是讨论可不可以,只讨论合伙买房的事。

我说,你若是有一个心理准备,那么这个游戏是可以玩的,例如你跟我合伙买房,在你名下,但是你有对应的资产抵押给我,例如把你老家的房子,同时呢,若是中途我要退出,你愿意返还给我购房款,甚至支付一定比例的利息。

他说,我们是从小玩到大的。

我说,否则,他会心里不平衡,等于他出钱给你买了房子,你来居住,他什么都得不到,每个月还要打月供,只是理论上五年后获得一个收益而已,而且还是一个变数,房子可能亏,人可能有意外。

我的建议是NO。

能买得起,就自己买。

买不起,就算!

当然,最终他是否执意要买,那是他的决策,我只是给出了我的判断,我认为这是一个对方心理上稳定吃亏的事,什么都没看到,每个月往里填钱,而你呢?又是装修成婚房,又是在里面安居乐业,甚至哪天你突然有钱了,你会提出:要不,我给你添点利息,把当时的购房款退给你吧?市场行情也就是1分的利息,我给你1分5,够朋友吧?

老师说的那句话:如果你学会,自己只为自己做决定,尊重别人为自己做决定。这种界限感会让你生活更轻松,人际关系也会更好,心态也会更加从容。送周护士走的时候,我送了她一句话:要时刻把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里。

姐带着外甥进城。

他们住河西,我们住河东。

过了河就叫进城。

顺便过来拿书……

外甥问,封建社会的封建是什么意思?

我说,封建社会这四个字,已经不再是字面意思了,现在一般是泛指旧社会,若是说字面意思,其实是指的周朝,老大带着众人打下了天下,那不能我一个人吃肉,兄弟们一起吃,把山东给你,把河南给他,有功的以及皇亲国戚都封成了诸侯,每人一座山头,这就叫封建,周朝之后就没有封建模式了,封建过去是中性词,现在是贬义词。

他问,为什么会出现百家争鸣?

我说,因为各立山头,老大的权力不大,制约不了,每个诸侯国都有自己的特色,封建模式不是集权式,就是你管山东你自由治理,你承认我是你老大以及给我进贡就可以了,别的,你随意弄。

他问,周朝灭亡的原因是什么?

我说,制度就有缺陷,全是人情维系,感情好就送你个诸侯国,诸侯国跟老大看似是上下关系,老大却对这些诸侯国没有制约力,人治肯定比不上法治,人都会变的,过去听话是因为咱太弱了,当咱足够大的时候,就不听话了,真正开启法治模式的是秦国。

他问,春秋时期有皇帝吗?

我说,那时还不叫皇帝,叫王。

他问,齐桓公是王吗?

我说,是诸侯国的老大,可以理解为省长,当时天下还是姓周的。

他问,齐桓公为什么不称王?

我说,两个原因:

第一、古代人很讲究秩序,君就是君,臣就是臣,谋反这个事,是要违背天下人心的,为什么叫天子,意思是上天的旨意,你若是想夺权,不是违背天意吗?

第二、需要过程,周朝初期是130多个诸侯国,就跟贪吃蛇一样,大吃小,越剩越少,逐步出现了几大霸主,霸主内心也都想称王,这就看谁具备一挑多的能力,还是需要时间的。

你看曹操厉害不?

他就很懂这两点。

所以,他不称王,一直在等,等绝佳的时机。

曹操没有统一三国就一个原因:死早了!

若是再活20年,就统一了,其实哪有什么三国演义,整个三国时期曹操吊打他们,包括什么赤壁之战,那都是演义的,并非真实的历史。

三国时期的曹操,是真正的NO.1,论谋略,论才华,都是超一流水准,司马懿都玩不过曹操别说诸葛亮了。

曹操曾经写过一句诗:小白不敢尔。

小白就是公子小白,齐桓公,意思是齐桓公是不敢称王的,也是借此来表达自己的野心,我是忠诚于朝廷的,我不称王。

外甥为什么想跟我探讨这些?

他在看BBC推出的纪录片《中华的故事》。

外甥问:现在的历史书里,谁写的最好?

我说,易中天。

他问,我能读吗?

我说,毕业后可以,因为很多知识与课本是相冲突的,会影响你考试的。

不管易中天写的是否准确。

他都做了一件很伟大的事,那就是凭己之力重写中华史,例如开篇就提出了,中华文明不是上下五千年,而是最多三千七百年。

历史没有真相。

我们所知道的历史,都是文学作品。

在录音录像机发明前,人说过什么,做了什么,仅有文字记载,文字本身就是第三方转述,所以都是在猜,在推理,谈不上谁是对的,谁是错的,相比之下,与其探求没有真相的真相,不如去听一个对历史很有研究的学者自己的解读,易中天写的很明确,他不是在书写历史,而是在谈自己的解读。

这就足够了!

若是用历史来研究人性?

那没有多大意义,因为描述本身就有偏颇,我更喜欢现代性的作品,这也是我觉得易中天这部作品比较不错的缘故,很现代。

易中天当年为什么一上《百家讲坛》就火了?

现代、幽默!

例如他说诸葛亮,身高八尺相貌英俊,不叫帅哥难道叫伟哥?

我们总是批评他某个点讲的不对。

哪有对不对?

既然一切都基于文学作品,那么,都是对的。

郭德纲讲过《济公传》,几个版本的我都听过,有在小剧场讲的,有录播在电视上的,郭德纲不适合大舞台,例如上春晚,完全没有他在自己主场时有魅力,在自己的主场时,他是绝对放松的,随时都是包袱。

在春晚舞台上,那可不行。

要最大化的接近传统相声。

对于绝大多数人而言,情绪流畅要比技巧流畅更重要,例如旭日阳刚出道时的那个视频,光着膀子,叼着烟卷,就是俩农民工,唱的那首《春天里》多有味道?

这就是情绪的威力。

后来,登上了舞台,穿的也板正了。

不是那么回事了。

前段时间,有个云南三怪火了,在KTV唱了一首《我要找到你》,你能感觉到情绪很饱满,类似一首在KTV火的歌是一个胖妞唱的那个:韭菜韭菜韭菜韭菜……

还有天津的网红大爷唱的《又见山里红》。

这些人,出道即巅峰。

后来再直播,再演出,都没有了当初的味道,技巧可能越来越好了,但是情绪没了,这对于有才艺要展示的朋友而言,是非常重要的一点。

你要录一些随性的作品。

昨天我刷到了一个搞直播的,吹笛子,看年龄也就是个大学生,43万人在听,大家反复就点一首曲子,他连续吹了十遍,吹完后,满头大汗。

当时我就在想,从来没有一个时代,像今天这样,能把才华通过杠杆输出的这么彻底,互联网就是最大的杠杆,一个人若是不能借好这个杠杆。

这是天上掉下了馅饼,你没接着。

我们总说什么岁月静好。

岁月静好是对于有钱有闲的人来说的,若是你没钱,就只剩下静静了。

外甥去看书去了。

姐跟我讲,有个事我想跟你说一下。

我问,什么事。

她说,我加了一个互助群,有天里面有人谈起了懂懂,我看了以后特别生气。

我说,你别往心里去,你知道吗?无论他们在背后有多么的自信,多么的狂妄,见了我,都低头哈腰,跟条小狗似的。

她说,不是这个意思,是他们谈起你的文章,觉得整天就是写的搞破鞋的事。

我说,这个没事,我就是用这种方式来淘汰他们的,大部分人连初中都没毕业,本身有学习障碍,上万字的文章他们没有这个耐心读完。其次呢,即便读完,也读不懂。你别往心里去,我为什么标注是有偿阅读,就是淘汰掉大部分读者,他们读不懂。

她说,以后咱别写那些了。

我说,行。

她说,看他们这么评价你,心里怪难受的。

我说,真的不需要介意,若是他们是一群教授,你难受就罢了,一群初中生,你介意啥?你应该庆幸,看,我弟弟写的文章他们都读不懂,现在的人,都是信口开河,没读过也觉得自己读过,记得有个女记者采访莫言,说《檀香刑》写的太残忍,开篇看几页就看不下去。莫直言:你根本没看书,开篇一点都不残忍,行刑描写都在书中段。

她说,希望这些别对你有影响。

我说,你想多了,每天大约有150人关注我,有100人取消关注,取消关注的意思是什么?就是恶心了,你若是天天自责:他们为什么不关注了?那么,你永远都活在焦虑中,你要看到希望,看,我每天又多了150位新朋友。

有些人在留言里骂的很难听。

我倒是很有兴趣放出来,也是一种声音嘛,读者群体也是立体的,但是我为什么很少放?

因为,兄弟姐妹都在关注。

我自己无所谓的事,他们就觉得是天大的事,甚至晚上睡不着,我爹可能会想:儿子是不是在外面惹事了?你看,人家怎么骂他?

我爹若是董卓呢?

那无所谓了,我爹就会这么安慰我:你奴役着他们,让他们在背后骂两句怎么了?见了面,该跪的跪,该拜的拜,这不就行了吗?

就是农村老头老太,也没见过世面,刚学会上网没几天,每天看看儿子的文章,突然发现下面有骂儿子的,总以为大字报要来了,这可咋办?

把心放肚子里吧。

我就是哪天穷困潦倒了,推着小车卖烤地瓜,也肯定是地瓜蛋里最圆的那个。

卖烤地瓜该怎么吆喝?

烤地瓜喽?热乎乎的烤地瓜喽?

前几天,我在群里分享了一首老歌,刘欢演唱的《磨刀老头》,那时的刘欢还是个小鲜肉,很有活力。

我越听越觉得有意思,甚至一度想把我的公众号由懂懂日记改名为:

磨剪子来锵菜刀~

………………………………
特别说明:

A、文章非纪实文学,我不一定是我,你不一定是你,切勿对号入座!

B、文章为有偿阅读,单篇1元,包年200元,可日付可年付。
………………………………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ngdongriji.club/13780.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