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懂日记语音版2020-4-24

温馨提示:本文有偿阅读

刘大哥在青岛工作。

春风得意。

娃很有出息,考入了同济大学。

刘大哥的老家是东莞镇的,不是广东的那个,是山东日照那个,东莞镇出过名人,刘勰,就是写《文心雕龙》的那个。

清明,刘大哥回家上坟。

他老家离我很近,20分钟的路程,刘大哥问我清明期间有安排不?若是没有安排,见个面。

我没啥事。

他建议我过去找他,这样做的目的是他想做东,若是他来找我,那么肯定由我来做东,我答应。

没一会,他就发信息给我了。

酒店位置、房间号。

莒国大饭店。

莒,这个字读“举”,春秋战国时期,这个小县城曾经是个国家,叫莒国,理论上讲,我所在的县城当年也属于莒国。

莒国不大,弹丸之地,但是军事很强势,骁勇善战,战乱年代曾经有不少达官贵人去避难,包括公子小白,也就是齐桓公,后来不是还有句关于这个事的成语嘛。

勿忘在莒。

蒋公退到台湾后,也经常提这四个字,一方面是想家,一方面是卧薪尝胆,我上次去台湾时,在阳明山上有座光复楼,楼前有一座蒋公铜像,铜像前是他亲手写的四个大字:毋忘在莒,以显其念念不忘收拾旧河山之志。

台湾铁路最有名的是纵贯线。

李宗盛、罗大佑组过乐队就叫纵贯线,有列火车也很有名,类似我们的和谐号、复兴号,台湾的那列叫:莒光号,取自“毋忘在莒,光复大陆”之意。

现在的莒县如何?

一般般吧。

虽然属于日照市,但是不靠海,土地也以丘陵为主,老百姓就是出去打个工,没有太多的支柱产业,我之前在日照生活时,日照人民嘲笑莒县人,说莒县的农村没有厕所,上厕所要去猪圈,家家户户猪圈门口都有个小杆子,上厕所时打猪的,其实日照人说的没错,莒县的农村的确如此。(我们这边也是,这两年略有改善)

我哥是干钻探的,他最喜欢的工人就是莒县和五莲的。

就一个原因:能吃苦。

那里很多村子特别穷,连村长都出去打工,偶尔我哥喊我去莒县水库玩,他都有大哥大的感觉,去村长家都要横着走,去谁家谁急忙磨刀霍霍,杀鸡宰羊。

宰羊不至于,杀鸡是标配。

还记得汶川地震时,日照几个农民开着三轮车去汶川赈灾不?

那就是莒县的。

后来被拍摄成了电影,《日照好人》,貌似还是五征赞助的,五征三轮车牛不?全国各地都能看到,五征也是日照的。

但是,《日照好人》里面有个常识性的错误,就是莒县并不靠海,也不是渔民,虽然离海只有60公里,但是对于多数人而言,是没有见过海的,我在村里生活时,每天都骑行到莒县浮来山,从莒县到日照,路上要经过一个大水库,日照水库,日照人怎么嘲笑莒县人见识少?说莒县人开车到了日照水库,纷纷下来拍照:哇,到大海了!

我为什么对莒县这么熟悉?

我家离莒县5公里!

《日照好人》,为什么要采用渔民这个点呢?

日照是旅游城市,可以突出海边小城的特色。

这就如同你说你家是青海的,也是农村的,家里却没有牛羊,合适吗?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城市也是如此,兴衰交替,远一点的洛阳,近一点的西安,再近一点的南京,所以也不难理解莒县从一方诸侯到今天的寂寞小城。

相比莒县而言,五莲的位置更尴尬,几乎就在山旮旯里,五征集团就在这里,是整个五莲的头号名片,当年省内农用车有两大品牌,五征、时风。

我小时候,时风还有句广告语:时风时风,路路畅通。

这个行业巨头不少,如:飞彩、巨力、双力。

不过2004年实施的《道路交通安全法》,让农用车遭遇巨大灾难,限制增多,不允许上路了,那谁还买这玩意?

巨头们纷纷倒下了。

五征在山旮旯里有个好处,就是接收的信息也少,也不胡思乱想,心想,限制归限制,该买的人还总是要买吧?我就认真生产农用三轮车怎么了?

心无旁骛,还有就是经营成本相对比较低,看看五莲贴吧就知道了,抱怨最多的就是五征工资低。

也活下来了。

时风呢?

则不断地开发第二产业,进军了不少领域,发电产业、腈纶,润滑油、轮胎,主业不行了,副业逐步挑大梁了,特别是一带一路的时候,我看时风很是活跃,不少板块已经超越了农用车。

全面开花了。

农业三轮车市场越来越小了,主要是道路交通限制越来越多,还有就是受到了来自第三世界的冲击,五菱宏光出现了,你是个农民,你选五征还是五菱?

肯定是五菱了。

时代变迁太快,这些“老”品牌,能活下来的,基本都做了多元化转型,像“五征”在一个领域深耕并且能活下来的,真是极品。

你看20年前的那些知名摩托车品牌。

轻骑,你多久没听说这个名字了?

力帆算是还比较活跃,从摩托车转型到汽车。

据说也濒临破产了。

我又想起了我那个在澳洲的舍友,当年他提出要做电动车,是“骑”的,类似小牛电动车,我心想,这玩意做烂了,你为什么想做这玩意?

他说,我研究发现,世界五百强基本都是与出行相关的。

他是有野心做件大事的。

别嘲笑人家。

初中住校时,同学床铺上贴了一张跑车的海报,他问这是什么车?同学说是法拉利,他说那我以后一定要买辆。

可能没人记得他说过这句话。

他自己记得了。

买了。

跟我同龄人,在澳洲时,我整天领一群妹子,他跟我一个宿舍,天天天及教育我,意思是要守夫道,他呢?跟媳妇一聊就是一两个小时,仿佛初婚一般,连早餐吃的什么都要汇报……

这种都是商业天才,当然对于“世界五百强”,我还是持边怀疑边鼓励的态度,燕雀焉知鸿鹄之志?

这就如同前天松行长问我:假若上帝存在,他知道不知道人间正在流行一场瘟疫?

我说,不知道,这就如同你不知道你身上的细菌在干什么。

扯远了。

回到刘大哥的话题上。

他特意提示:若是方便,可以一家人一起,没外人。

我还是只身前往了。

他预订了一个包房,我们人太少,桌子太大,我提议,要不,咱去大厅?

他说,不用,不用,方便说话。

他和儿子。

他说,咱也不喝多,俩人半斤酒,我找人把车给你开回去。

我说,行。

浮来春最早的小泥壶。

我说,这个版本太少见了。

他说,我还有好几瓶,你喜欢我送你瓶。

我说,不用不用。

他问,还记得广告语不?

我说,老爷我今天真幸运,遇到了好酒浮来春。

他说,对,对,对,就是那个味。

这个广告语至少有20年了。

不止20年!

他说,我没点几个菜,咱少吃,多聊。

我说,吃不了多少。

他说,这边的佛跳墙值得一尝,是自己熬的,大部分饭店的佛跳墙都是成品,自己熬的反而不如成品好吃,特别是北方饭店,多是成品,南方的大饭店则多是亲自熬的。

我说,青岛有个专门做煲汤的,里面就有佛跳墙。

他说,你说的那个我知道,说是什么宫廷配方,在一个小院里,破破烂烂的。

我说,对,对,应该在全国范围内也是个奇观,那么贵的外卖,那么多人点,而且还限量供应。

他说,大餐里真正贵的,就是汤。

我说,就是好吃,偶尔我自己跑200多公里去吃一顿,再跑回来,光路费就四五百块钱。

他说,我上次回来,还打包了两份,那家店疫情一点都没受影响,反而更火了,需要什么需要提前一天订。

我说,说明人家抗体好,医学上的群体免疫不见得在国内推行,但是经济上的群体免疫已经开始了,那些杠杆过高的,又长期停工停产的,无论是个人还是企业,会死掉一批,而活下来的企业,都是有抗体的。

他问,你受影响没?

我说,情绪上有,我发了个朋友圈,不知道你关注没?我续费QQ音乐,过去我都是按年续,这次我没舍得,按季续的,理论上按季更贵,但是我总觉得200元很贵了,从另外一个角度,我也理解了为什么那么多人读文章不付费,不是真的没看见,都看见了,也不是说就想逃票,没有人愿意做这样的人,而是真心疼了,算是换位体验吧。

他问,身边有没有因为疫情而崛起的?

我说,就一个吧,做拼多多的,我还投资过他,投资往来已经结清了,我都忘记了这个事,是他到我店里找我,跟我谈了谈价值投资,我不大喜欢跟人空谈这些,他应该也理解,就先给我看了账户,收益率非常好,然后他谈到了自己的投资逻辑,他只买了三支股票,未来也是这么持有:国内只持有茅台,美股持有苹果和拼多多。

他问,他的逻辑是什么?

我说,他的逻辑就是未来全球消费就是两极化,要么就是苹果茅台,要么就是拼多多,他自己是做拼多多的,3月份有40%的市场增长。

他说,也是个人才。

我说,很年轻,应该是个90后,是谈完股票后,跟我讲,我曾经投资过他,潜台词是因为我支持过他,所以他反过来把自己的经验分享一下。

他问,你投资了那么多,有没有跑单的?

我说,有两单吧,一单是猪瘟,这个没办法。另外一单是跟人打架被拘留了,因为他在微信上卖货,拘留期间发不了货,又被投诉了,投诉以后封号了,我也没联系上他。

他问,不是有合同吗?

我说,我还真能为了1万块钱去找他?就当扔了,毕竟在概率范围内的。

他说,XX(他儿)明年毕业,你觉得是参加工作好呢,还是继续读下去?

我说,普通大学的话,毕业就可以了,但是名牌大学,一定要读到极致,能读到博士不提前工作,在上海那个地方,博士是未来的基本标配吧,而且可以拿到户口。

他说,我现在给他的规划建议,就是虽然是在读大学,但是要按照社会人去规划,包括参加一些公益组织,定期健身,输出一些自己的观点,在学业稳定的前提下,最大化的融入社会。

我说,非常重要。

他问,有没有必要去参加一些抖音培训之类的?

我说,那没必要,山东男人普遍不上镜,还有就是他是否喜欢。

娃在旁边说,不喜欢。

我说,那就别委屈自己。

刘大哥说,在上海那边报的散打班。

我说,在上海,若是想多结交一些人,应该参加一些半户外的训练,散打不是很合适,因为散打是国产游戏,玩这个的越来越少了,也试着推广出国,不推广还好点,一推广出国,结果老外适应了这个规则后,中国人打不了他们,曾经有个俄罗斯小伙练了一段时间散打,横扫了整个散打界,被称为散打沙皇,现在搏击类的基本都转向了自由搏击,也就是李景亮、张伟丽他们玩的那个。

刘大哥问,散打衰退的原因是什么?

我说,缺少国际赛事,缺少奖金,缺少动力,就是自己玩的一个搏击游戏,中国是这几年才可以接受MMA,当时散打圈里讨论最多的就是崇洋媚外的问题,你若是自己去练MMA之类的,会被骂不爱国的,用不了几年,散打就成了太极类的传统武术。

刘大哥问,散打与自由搏击区别大吗?

我说,听起来没区别,其实相当于网球与乒乓球的区别。

刘大哥问,那选个什么户外项目?

我说,斯巴达挑战,也有室内训练,就是CROSSFIT,这个锻炼出的肌肉是最符合中国人审美的,也就是民工身材,那种大块头是美式审美。

刘大哥问,对硕博专业,有什么建议?

我说,我的观点是这样的,我们已经不再是需要谋生的家庭了,就是一辈子已经是衣食无忧了,那么我们应该尽量的规避饭碗教育,例如医生、师范、语言、机械,这都属于饭碗教育,我们应该去学一些自己感兴趣的、听起来没有那么有用的专业,就是真正的按需学习,例如你喜欢文学,例如可以去报王安忆的博士。(确定她带博士吗?)

刘大哥问,王安忆的文学水平,能处于什么位置?

我说,绝对的第一阶梯,上海没有一个作家能撼动她的位置,不应该说位置,而是实力。

刘大哥问,方方跟她比呢?

我说,方方曾经说过一句,我跟王安忆和叶兆言比,还差很远。

刘大哥问,你觉得年轻人最应该训练的是什么能力?

我说,领导力,这个领导力不是管理的能力,而是吸引力,吸引力是分两部分的,一是你要有思想,二是你要把思想灌输到别人的大脑里,这两部分合称为领导力,在传播方式上,有视频,有语音,有图片,有文字,这四种渠道里,最有穿透力的是文字。

刘大哥问,那要不要专门报个写作班?

我说,那也没必要,而是应该把写作训练融入日常生活,坚持每天写一写,哪怕只写100字也可以,训练到什么程度呢?就是你心里想什么就能输出什么,很自然的流淌,不需要刻意,不需要规划,不需要绞尽脑汁,可能不需要什么华丽的词语,我们上学时的作文,全是断裂式的,就是我们写的与我们想的不是一回事,甚至完全是挂羊头卖狗肉,我说的写作训练则是心手合一。

儿子在旁边问了一句:你如何看待李小璐带货?她真的不在意那么多人骂她吗?

我说,李小璐是明星,明星不是普通人,她听不见那些骂声的,如果说我是10,那么李小璐就是1000,我都听不到,她根本更听不到,为什么她卖货又那么强呢?这涉及到了另外一个领域,例如我,量级小吧?跟蚂蚁一般,就我这个量级都能挑出300个铁杆粉丝,她呢?以万计,甚至以百万计,任一成名,哪怕只是在班里考第一的,也都有自己的铁杆粉丝,她是有绝对追随者的,无数无数,外人为什么觉得不理解,为什么这么一个“荡妇”卖货也有人支持?就是因为看不到这一层,总觉得她应该臭不可闻了。

儿子问,他们俩离婚,与出轨的事关系有多大?

我说,不大,你还没结婚,跟你说这些不合适,层次越高的人,性的比重越低,性唯一甚至说最大的风险就是被人知道,特别是被老百姓知道,若是不怕这一点,充其量是握手,那天读者里还有人跟我讲,王宝强没杀了马蓉就已经算好的了,若是他老婆绿了他,他会亲手杀了狗男女,在他眼里,就是性是全部,女人只是他的从属,绑架之上的是权力、面子,你让我以后怎么做人?我还能在村民面前抬起头不?所以,我必须要杀了你。爱不是一种义务,也不是一种责任,爱是一种权利,可以选择爱你,也可以选择不爱你。

儿子问刘大哥,爸,你赞同我董叔的观点吗?

刘大哥说,这些,还是需要时间、阅历,不是答案,只是观点,需要你去生活中体验和论证,不一定是对的,不一定是错的。

我说,跟着感觉走。

原本说好一共半斤酒,结果又喝多了,期间他有个同学,貌似还是个BOSS,也在这边有招待,过来敬了两个酒,我又多喝了一点。

从同学的身份以及对刘大哥的尊重程度来看。

刘大哥是他们同学里的人中龙凤。

与基因也有关系。

刘大哥的父亲虽然也是农民,但是是乡村教师,写一手好毛笔字,退休前还当了校长,据说退休金到了1万多了。

身体也很好,并且有生之年还读过大学,刘大哥送他去读的老年大学,正规的,青岛那边的……

佛跳墙做的还真不错,鲍鱼个头大。

回家路上,我想起了一个兵哥哥,海军,我对他印象特别深刻,有次聚会遇到了他,他一直不说话,等没人的时候跟我聊了几句,说当兵的时候就看我写的文章,现在已经退伍了,参加工作了。

我问,干什么工作?

他说,在餐厅里熬佛跳墙。

我也就没有太重视,一介伙夫。

一晃,好几年过去了。

这哥们在微信上又联系我,他在搞佛跳墙,通过抖音推广的,399元10份,抖音吸引粉丝,然后把粉丝聚集到微信上,回头率非常高。

联系我以后,那我肯定支持支持。

就“买”了10份。

我觉得真不错,然后就在群上分享了。

很多人没吃过这玩意。

纷纷买了,体验一番,毕竟在大酒店,这玩意都是以百为计算单位的,当然,在我看来是这样的,不用蛊盛放的佛跳墙没有灵魂。

成本多少钱?

9块钱。

我问他是增量还是减量?

他说,是增量市场,不少酒店都从他这边批发,肯定批发更便宜。

福建人,真是天生的生意人。

他留给我的印象,依然停留在那个略木讷的小伙上,抱我儿子,说,来,小鬼,让叔叔抱抱。

我心想,你这是什么话?

小鬼?!

原来,福建人喊小朋友叫小鬼。

若是山东兵,退伍后,若是家里有点本事,能在正规单位弄个临时工,现在也不叫临时工,叫合同工,单位的司机、后勤,多是这一类。

你一问,十有八九是退伍的。

没有本事的呢?

当个辅警,当个保安。

为什么总是呼吁同工同酬?

就是他们觉得自己干的活这么多,而一个月拿两千来块钱的工资,太憋屈了,同工同酬是一个饼,天天在等待,昨天我还遇到一位临时工同事,他月薪1500元,是花3万元找人办的,我心想早知道你把3万元给我,我把我这个董副主任卖给你。

像刘大哥这样的家长,已经算是开明的了。

能全方位的给孩子铺路。

他为什么请我吃饭?

是替孩子请的。

让孩子感受一些不同的气息。

他是从四方面去培养孩子:健身,健脑,健财,健魅。

孩子已经开始在校园里做一些小生意了,说是一个月能收入到5千以上了,生活费基本不用问家里要了,这是刘大哥认为最可喜的,就是孩子有了捕食的能力。

分开的时候,刘大哥让我给孩子写句话。

我说,我写字不好看,我说一句吧,就是不管什么时候,做一个自私的人,区分自己的事,别人的事,老天的事,大部分平庸的人,都把大部分精力用到了关注老天的事了,咱不,咱要只关心自己的事。

特别是热血青年,更要如此。

我在的群比较多,球友、骑友、车友、文艺青年、读书会、股东会,不同的群最大的区别是什么?

对“大事”的讨论。

整体层次越高的群,越没人讨论大事。

仿佛疫情压根没发生……

不要急着去站队,这是一个价值纷乱的时代,赞成什么,反对什么,都令人困惑,但是有一点应该成为毋庸置疑的道德原点,那就是不要做自己讨厌的那个人。

你知道吗?

当你以所谓的正义去声讨一些人时,其实你也在不知不觉中伤害了别人,我们很容易感知到别人对我们的误解和伤害,例如大家在评论里骂我,但是呢,却很少感知自己对别人的伤害,例如有时我带刺式的调侃一个人,这就是误解与伤害的根源。

所以,我们要不断地觉察自己的行为。

不要轻易的开骂,哪怕是骂的很正义,例如骂美国,骂日本,骂秦桧,骂马蓉。

一个焦点整天朝外的人。

也过不好自己的小日子。

孩子拿出本子和笔来了,我为什么没给写呢?

我有心理阴影了。

当年,我刚玩皮卡的时候,认识了俩大哥,其中一个是做资本的,粗略一点理解就是做民间借贷的,而且在本地算是做的比较不错的,一个是做食品加工的,当时做食品加工的大哥提出要搞一条海苔生产线,韩国的配方。

问有没有兴趣一起合伙?

那时,我们几个天天在一起玩耍,甚至他们几个还磕头结拜过,彼此以几哥相称。

别看他们有钱,但是比较抠,聚餐十有八九是我买单,他们俩是老朋友,甚至食品玩皮卡就是被资本拉下水的,意思是现在进入皮卡时代了,买个玩玩吧。

大约是2013年。

他们每个人出40万,我出20万,资本老大哥就提议,小董就是跟着玩,咱别让他出钱了,让他写个条吧,他们实际出资,我以借条入股。

这个条呢,也不正经,没有手印,没有日期,我就写在了本子上,没撕下来。

他们俩也没有完全实际出资,算是按需出资,压根没上生产线,而是找连云港一家企业代工过,申请了个商标,借助自己的渠道铺过货,但是卖的不好。

跟大部分山东人的合作差不多,一切都是口头协议,包括工商登记也只体现了食品一个人,我们之间起草了一个合同,但是到事发也没有正式签署。

这个公司后来就慢慢废了,我也就当这个事没了,毕竟咱没拿钱,也没分红,食品后来也不正经做生意了,也涉足资本市场了,吸存、放贷,我们玩的也少了,期间有三五年我没玩皮卡,不在那个圈了。

后来的事,就不说了。

反正,他们俩都已经是限高人群。

上次赵德发老师谈到企业家的沉浮,说是这么多年,看了太多企业家的起起伏伏,就跟演电影似的。

我也顺便分析了一下近十年身边的朋友。

能崛起的不到三分之一。

三分之二的人是下行的,只是有的人依然是日复一日,跟过去差不多,但是也是下行,有近三分之一的人,落魄了。

往日的辉煌,一去不返。

他们俩各自官司缠身,相互之间也起诉了,好在没牵扯上我。

刚庆幸。

我生平第一次被人告了。

我写在本子上的那张纸,被当证据了,谁告的我?

食品。

他请的风险律师,这些年不是做民间借贷嘛,放出去了不少钱也收不回来了,就把所有的借条一次性都包出去了。

包括我的那张。

我接到传票的时候,气的腿都哆嗦。

我第一时间去找了食品,他就装傻,最初是不见,后来算是接电话了,说自己记不清当时怎么回事了,打哈哈。

这个事,我也没找律师。

不是好事。

我自己去辩护的。

一审,我输了。

那律师还是北京的,很牛,动不动就是:在我们那边……

二审,我让小律师去的,我跟她讲,你别怕他,等庭审结束了,我把北京那家伙嘴给呼肿,让他胡说八道。

我是真这么打算的。

把我气的。

一审的时候,他一句话没把我噎死:你没拿钱,你能给人写借条吗?是人就懂这个道理吧?!

二审赢了,我还请众人吃了个饭,当时他们就说我:若是一审就找律师,不用二审,法律上认定借款是有诸多条件的,你总是讲道德,讲前因后果,没用,法律是讲证据的,一审的法官也知道你的确没拿,但是也必须叛你输,你应该反向操作,很简单的一点,谁质疑谁举证,你让对方举证。

这个事对我的三观打击很大。

第一、朋友?都是塑料友情,只要涉及到经济利益,全是狗咬狗,我现在一想起他们曾经磕头拜把子就想笑。

第二、能自己做点事就自己做点事,少掺和这些“大哥”们的事。

他们俩?全是穷鬼了。

也不要脸了,也没人性了,整天东躲西藏的。

后来,我总结了一下。

近十年,这些陨落的人,基本都源于同一个原因:涉足了资本生意。

还有什么比钱生钱更简单更刺激的?

野心越来越膨胀,胆子越来越大,就跟吹气球似的!

中国有个很有名的足球裁判叫陆俊,他吹过一场最高明的黑哨,收了35万。

怎么吹的?

他把比赛尺度吹的特别松,从而让双方动作越来越大。

然后,很合理的给对方出了一张红牌!

一切,都毫无争议!

说句大家不大服气的话,只要是玩民间资本的,无论这个人人品有多好,风控意识有多高,家庭实力有多么雄厚,过去生意做的多好,是RDDB还是ZXWY。

只要时间足够长……

最终的结局是一定的!

您,若是有钱放在他们手里。

今天能要回来,就今天去要!

不过,接受这一点,很难,我曾经劝过身边三个朋友,他们有的把钱借给了企业,有的把钱借给了个人,有的把钱借给了平台。

给我的答复都是:放心吧!

这个领域的王者是段老师,段老师桃李满天下,当年山东同学聚会,跟车展似的,今天呢?

半数在里面,半数跑路了。

………………………………
特别说明:

A、文章非纪实文学,我不一定是我,你不一定是你,切勿对号入座!

B、文章为有偿阅读,单篇1元,包年200元,可日付可年付。
………………………………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ngdongriji.club/13782.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